五路財神靈簽 第六十八簽【中平(中吉)。庚辛】

  五路財神靈簽 第六十八簽【中平(中吉)。庚辛】

  心欲多時何日厭 勸君止此求田舍 年來幾倍貨財添 南販珍珠北販鹽

  聖 意:訟已勝。莫再戰。名已成。毋再問。婚可定。病自散。行人歸。且安分。

  東坡解:謀望既遂。利亦倍收。貪心不止。必獲後憂。

  知足不辱。可樂優遊。凡事如意。可休則休。

  碧仙註:一樣工夫不兩般。得寬閒處且寬閒。若謀富貴不知足。自有災愆不待言。

  (人事茫茫在世間。得寬閒處且寬閒。倘謀富貴無知足。並惹愆尤自往還)。

  解 曰:此簽大吉。謀望有成。諸般遂意。家道亨通。

  訟必勝。莫再興。名利有。婚自成。行人回。病莫憂。

  財利一倍。任意求。風水利。孕生女。

  凡謀事。要謹慎。且安分守己也。

  釋 義:昔(宋)太祖即位應天。故時人以應天為南。以汴城為北。

  凡求名。得此往往顯達。以膚拔擢。蓋以帝畿在南也。

  占者謀為。或自南而此不逆其方。則所為遂意。

  又當戒其貪心。之不可妄求。止此。

  求田舍者。言不可過貪。而其為田舍翁也。

  若人不能謹守而冒進。千祿則並其所得而亡之。反為不義矣。

  占 驗:一生占科舉。不得。觀場是止。此求田舍之應也。

  故 事

  (一)錢大王販鹽

  唐。錢鏐。臨安人。微時。以販鹽謀生。

  值黃巢亂。以鄉兵破走之。又以八都兵。討劉漢宏破越州。

  以迎董昌。而自居於杭。及董昌反鏐。執之歸杭。

  昭宗拜為鎮海鎮東兩軍節度使。

  朱溫纂唐。封與越王。傳至孫忠懿王俶。乃納士於宋。

  (二)呂不韋居寄

  呂不韋是陽翟的大商人,到各地買便宜的商品而加價出售,所以家產累積有千金之多。

  秦昭王四十年,太子死了。在昭王四十二年,以他的次子安國君立為太子。安國君有二十多個兒子。安國君有一位非常喜愛的妃子,立她為正夫人,稱為華陽夫人。華陽夫人沒有兒子。安國君排行在中間的兒子名字叫子楚,子楚的母親叫做夏姬,不受寵愛。子楚是秦子在趙作人質的。秦國常常攻打趙國,趙國並不是很禮遇子楚。

  子楚是秦庶孽所出的孫子,在諸侯作人質,所乘用的車輛,日常的財用並不富足,平常生活相當困苦,不是很得意。呂不韋在趙都邯鄲做生意的時候,看到子楚而可憐他,說:『子楚像一稀奇貨物,可囤居而高價售出。於是就去見子楚,向他遊說:『我能光大你的門庭。』子楚笑說:『你姑且先光大你自己的門庭,然後再來光大我的門庭!』呂不韋說:『你是不知道的,我的門庭需要等你的門庭光大後才能光大。』子楚心裡知道呂不韋所指的意思,就引見呂不韋與他坐談,談的內容非常深入。呂不韋說:『秦王年齡已經很大了,安國君現在被立為太子。我聽說安國君相當寵愛華陽夫人,而華陽夫人沒有兒子,能夠被立為嫡嗣的人只有華陽夫人而已。現在你們有兄弟二十多人,你又排行在中間,並不受到寵幸,長久在諸侯作人質。即使大王死後,安國君繼立為王,那麽你也沒有機會與長子或其他天天在王前的兄弟,爭立太子啊!』子楚說:『是的,如此將要怎麽辦呢?』呂不韋說:『你很窮,在此作客,沒有什麽可以奉獻給親戚和結交賓客。不韋雖然貧窮,但願意拿出千金替你到西邊去遊說,侍奉安國君及華陽夫人,力你為嫡嗣。』子楚就叩頭說:『必定像你的計策而成功,願意分秦國的土地與你共享。』

  呂不韋就拿五百金子給子楚,作為日常的財用,結交賓客之用;而又拿五百金去買珍奇玩物,自己拿這些東西到西邊秦國去遊說,先去求見華陽夫人的姊姊,而把所有帶來的東西全部獻給華陽夫人。順便提到子楚是一個有才能而又聰明的人,結交諸侯賓客遍布天下,常常說「我子楚是把夫人看成像天一樣,日夜傷心思念太子及夫人」。華陽夫人大為高興。呂不韋就借這個機會要華陽夫人姊姊向華陽夫人遊說,說:「我聽說用美色來是侍奉人的人,一旦美色衰盡,寵愛也跟著鬆弛。現在夫人你侍奉太子,甚被寵愛,卻無兒子,不在這個時候早一點在眾兒子中結交有才能而孝順的人,推舉他力為嫡嗣,而又以兒子的身份養待他。如此丈夫在的時候,受到尊重,即使百年之後,所養待的兒子已繼立為王,終生不會失勢,這就是所謂一言而能得到萬世之力的事情。不在繁華時樹立根本,就在美色衰盡。寵愛鬆弛之後,雖想再講一句話,還有可能嗎?現在子楚是有才能的人,而自己知道是排行在中間的男孫,依次不得立為嫡嗣,他的母親又得不到寵幸,自己依附於夫人,夫人真的能在這個時候提拔他為嫡嗣,如此夫人終其一生必在秦國受到寵幸了。」華陽夫人認為此話講的非常有道理,所以在承奉太子的時候,適時地提到做為趙國人質的子楚是非常有才幹,來來往往的人都稱讚他。就藉機流淚說:「妾有幸得以充塞後宮,不幸沒有兒子,希望能得子楚以為嫡嗣,來寄託妾的一生。」安國君答應了,就與夫人刻在玉符上,決定立子楚為嫡嗣。安國君及夫人因此送了很多東西給子楚,而請呂不韋來輔助他,因此子楚的名聲在諸侯間更加的盛大起來。

  呂不韋娶了邯鄲女子中最漂亮而又善舞的人,與她同居,知道她有了身孕。子楚與呂不韋飲酒,看到此女,甚為喜歡,因此站起來向呂不韋敬酒祝壽,請求割愛。呂不韋很生氣,但繼而一想已經為了子楚破費家財,想要釣到奇貨,於是就獻上他的姬妾。趙姬自己隱匿她有身孕的事,到了生產期限,產下了一個兒子名政。子楚於是立趙姬為夫人。

  秦昭王五十年,派王齮圍攻邯鄲,圍得非常緊急的時候,趙國想要殺子楚。子楚與呂不韋商量,送了黃金六百金給守城的官吏,得以脫逃,逃到秦軍的軍營,於是才能順利回到秦國。趙國想要殺子楚的太太與兒子,子楚的太太是趙國富豪家的女兒,得以藏匿,因此母子竟得活命。秦昭王在位五十六年死,太子安國君立為君王,華陽夫人為王后,子楚為太子。趙國也護送子楚的太太與兒子政回到秦國。

  秦王即位一年死,諡號為孝文王。太子子楚繼立為王,就是莊襄王。莊襄王視之為母的華陽後則為華陽太后,生母夏姬尊崇她為夏太后。莊襄王元年,以呂不韋為丞相,封他為文信侯,食邑河南? 陽十萬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