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命稿》第17章 評斷篇

  第17章 評斷篇

  評斷之程式

  每一命局,或五行錯綜,或六神紛雜,評斷而無規定程式,極難入手。茲議為八步如後。

  (一)看強弱。

  (二)定格局。

  (三)取用神。

  (四)論喜忌。

  (五)查歲運。

  (六)推六親。

  (七)評性情。

  (八)斷事業。

  評斷之標準

  (一)看強弱以日乾為主。以多寡、盛衰、失時、得令、為標準。

  (二)定格局,以月支為標準(外格不在此例)。

  (三)以用神,以助強扶弱為標準。

  (四)論喜忌,以用神為標準。

  (五)查歲運,以喜忌為標準。

  (六)推六親,以四柱六神為標準。

  (七)評性情,以五行用神等為標準。

  (八)斷事業,以用神及喜忌為標準。

  評斷之舉例

  (一)陸姓乾命

  癸未

  甲子

  丙戌

  己亥

  一歲 癸亥

  十一 壬戌

  廿一 辛酉

  三一 庚申

  四一 己未

  五一 戊午

  強弱 丙死於冬。亥子癸三水,既得其令,又兢來克。未戌己土雖能制水,乃本身先泄丙火之氣,只月上甲木生丙。綜計全局,抑者太多,扶者太少,故丙乾以弱論。

  格局 丙生子月,乾透癸水,為正官之格。

  用神 丙既雲弱,必須生扶。月上甲木泄水之有餘,生火之不足,取用無疑,即謂官格用印是也。

  喜忌 既用甲木,自喜木火助用助身,不畏土之泄火。水之克水,蓋土有木製,水有木當也,然亦非所喜耳。最忌金為生水助虐。克木則傷用。

  歲運 一歲初走癸亥運,一派水鄉,稚年多病。十一歲行壬戌運。水土各半,亦乏善可陳。二十一歲辛酉運。甲辰年隨某巨公至廣東,充記室四載。腰纏黃白,正逢木火流年也。娶妻得子,亦在斯時。嗣即賓士少功矣。三十一歲庚甲運。用神受損蓬飄萍泛,宇內寓形。南北東西,焦桐莫識。尤以三十六後,流年多金水,無家可。四十一歲之己未運。有甲子,乙丑,丙寅,丁卯,四則之吉,努力勿怠。再後都金水年,徵求毋奢。五十一歲戊午運。以五二,五三,五四,五五。小有作為。午運之羊刃被沖,自難樂觀。故五十六後。可撫孤松而盤桓矣。

  六親 偏印為用。父母庇陰尚豐,劫財無力,弱弟早夭。日支藏財,然非喜神,妻乃中道雲也。傷食亦非喜見,故前雖有子,已喪申運。晚來己運,或有弄璋之望,但須琴弦再理也。

  性情 火日水多,所為欠當,宗旨少決。

  事業 官格用印,自以近貴求名之為宜,尤利於東南半聲耳。

  (二)潘姓坤命

  壬子

  癸丑

  庚子

  丁亥

  五歲 壬子

  十五 辛亥

  廿五 庚戌

  三五 己酉

  四五 戊申

  五五 丁未

  強弱 庚生季冬為寒金,水旺泄氣系憂患。尤病醜土會亥子而化水。且寒金喜火又苦丁火之被克,是誠弱不堪言矣。

  格局 庚生丑月。透癸為傷官之格。

  用神 水勢泛濫,若用醜中己土。非但不能制水。且激水之怒,不如亥中甲木以為用。賴甲泄水之有餘,生火之不足,所謂財能救官是也。然身弱無助之弊。在所不免矣。

  喜忌 最喜為火,土,木,最忌為金水。

  歲運 五歲交足壬子水運,十病九危。十五歲走辛亥金水運,及笄應多周折。及庚午年,怙恃之失,相繼頻乘。壬申歲身世之悲,層見疊出。雖屢屢當差,而收入甚微,仍入陷井圇圄。誠哉,時命之不遒也。二十五風庚戌運。庚乃屬金,尚難脫離水火,戌中藏火土。三十三歲甲申流年。用坤得助。當獲快婿。尚可仰望者矣。三十五歲後。己酉運之己土不足制水,酉雖劫刃,亦有生水之嫌,縱不至於顛沛流離,然而病疼劇甚。四十五歲戊申運,以戊字最佳。五十歲後,歲運皆金水,恐難免賦歸於心臟病。

  六親 金寒水盛則無子。官星無力易克夫。土印化水,父母亦虛。劫比稀少終鮮四季,可無疑矣。

  性情 金日水多,火土無力。水性楊花,理所然也。

  (三)王姓坤命

  己亥

  癸酉

  甲辰

  丙寅

  三歲 甲戌

  十三 乙亥

  廿三 丙子

  三三 丁丑

  四三 戊寅

  五三 己卯

  強弱 甲生酉月而失其令,又多火土,則金之克泄。本當以弱論。然長生於亥,胎於酉,得祿於寅,地支有氣,尚非至弱者也。

  格局 甲生酉月,為正官之格。

  用神 官印財食俱全,惟己年癸月,地位接近,財印相剋,為美中不足,故取酉丙辛金正官以為用。蓋財生官,官生印,五行六神,因此不悖矣。

  喜忌 命中五行不悖,固無所謂喜忌。惟坤以夫星為重,又取正官為格,為用則不宜逢多量之火也。

  歲運 三歲起運,初走甲戌乙亥,庇陰豐裕,故童境不惡。二十歲戊千流年,偏財幫夫,于歸極利。二十三歲丙子運。丙為食神,子為正印,迭獲弄璋之慶。家道日昌。三十三歲行丁火傷官運。幸有印以制之。然辛未年夫病越七月,亦云險矣。三十八歲醜運為財,門庭煥彩,夫子皆輝。四十三歲戊寅運,之一財一比,亦安身納福。再後己卯運仍豐,堪享大年云爾。

  六親 印有官生,父母雙慶,正官為格為用。夫既榮顯,鴻案相莊。時下一比,令弟亦云克家,時上食神吐秀,子更英奇特達矣。

  性情 五行生化有情,秀外慧中,多材多義,當之無愧也。

  (四)詹姓乾命

  庚子

  庚辰

  甲子

  戊辰

  六歲 辛巳

  十六 壬午

  廿六 癸未

  三六 甲申

  四六 乙酉

  五六 丙戌

  強弱 甲生暮春土令,又見三土二金,財殺太旺。幸子辰成產水之局,辰土之財,化印生身,故專弱為強矣。

  格局 甲生辰月,乾透戊土,是為偏財之格。

  用神 幹頭儘是財殺,自取年支子印為用,賴以化殺生身也。

  喜忌 最喜水木而忌土,火亦不利,因能生土也。金卻不忌,因能生水也。

  歲運 六歲行辛己運,一金一火,乏善可陳。十六歲之壬運,大病三年。按壬水為偏印,莫非丁己戊午,己未,三載火土流年之故。二十歲午火運,得美缺於交通部,系純逢金水流年之故。諺云:運好不發年好,洵然。廿六歲以來,癸未運,裘馬麗都。蓋一以運勝,一以年佳也。三十六歲甲運雖是幫身,惜被庚克,恐用武無地。四十一歲申運,三合全成水局,殺印相映。地位權譽,登峰造極矣。官至簡任特任,唯所望於此時也。往後乙酉運,無足可取,丙運更不宜戀棧。

  六親 以印為用,深獲父母庇陰,不見傷食,亦且為忌神,僅午運得一子,日支坐祿,中饋尚賢,劫比之稀,因鮮足弟矣。

  性情 木得水養,五行清而不雜。八字純陽,磊落大方,可斷言也。

  事業 忌財喜印,最宜行政機關。堪握大權,然亦廉吏耳。

  (五)陳姓乾命

  壬子

  丙午

  癸亥

  戊午

  八歲 丁未

  十八 戊申

  廿八 己酉

  三八 庚戌

  四八 辛亥

  五八 壬子

  強弱 癸水生於仲夏,又逢午時,三火一土,財官太旺。幸載亥支,為帝旺之鄉,更妙年乾壬水劫財。載子而亦為旺地,弱而有助,得中和之妙也。

  格局 癸生午月,為偏財之格。

  用神 日元稍弱,宜取壬水,劫財幫身為用。

  喜忌 喜金水,忌火土,尤忌木之生火泄水。

  歲運 八歲初走丁未火土運,幼境未豐。十八歲戊運,賴流年多金水,所如尚順。廿一歲壬申年,茅廬初出,即入某銀行為練習生。廿三歲轉入申運,劫財得長生,當可不脛而馳。廿八歲後,己酉運,一以流年之勝,一以行運之善,青雲直上,前途正未有艾也。三十八歲庚金正印運,尤幫運達。四十三歲戌運,歲運皆木火土之鄉,縱不修文地下。亦必床第呻吟。越過此津,然後得辛亥壬子,運走西北,致富何難。

  六親 財旺多妻,日支亥字,大有裨益於命局,自然內助之賢。亥中甲木傷官非喜神,子較艱難。年柱壬子為精華,出身高第,有劫元印。丁運父母雙亡,劫財為用,宜其長兄二兄,皆有名於時也。

  性情 火有水濟,能剛能柔。見解必清楚處事多得當。

  事業 命本可富,自宜置身金融界。若趨北地,尤稱佳妙。

  丁亥

  庚戌

  己巳

  庚午

  初九 己酉

  十九 戊申

  廿九 丁未

  三九 丙午

  四九 乙巳

  五九 甲辰

  六九 癸卯

  光緒十三年九月十五日午時生

  此蔣介石之命也。庚金傷官,既得九秋餘氣,矧復雙透幹頭,妙有火印製傷,天生康壯之體。三命通會所載:金神入火鄉,夫以傷官佩印為用。運喜逢印,不必再見傷食。早年申酉,有駿骨牽監之嘆。丁未運為火力不足。龍潛於淵。迨丙午運。火候功深。風去際會。乙已運木炎媲美,仍是從心所欲,甲辰運傷官見官。解組歸田,是為上策。

  乙酉

  丁亥

  己丑

  甲子

  九歲 丙戌

  十九 乙酉

  廿九 甲申

  三九 癸未

  四九 壬午

  五九 辛巳

  六九 庚辰

  前黑龍江代理主席郎官普先生。勻耳餘名。客春因公南下。道出海上,手馬占山將軍命造。叩余休咎。緣為簡批曰。己見亥子醜。病於水盛。助成寒濕。妙有丁火煦融。更喜鄰於乙木。丁 獲資助,則驅寒有力。且水生木而木生火,財也殺也印也。生生不息。八字貴重。良有以也。或謂此命天成格局。名化氣者,非篤論也。早年行運。碌碌無奇。行屆未運,中藏乙丁,並含用神喜神。再逢辛未之年,宜乎一鳴驚人。一飛沖天。行及壬運。則又以水之助濕。歸諸平淡,白圭之玷。莫非命也。午運丁火得祿,發揚蹈歷。趾參予望之。辛運與乙丁互沖,功成歸隱,頤養天年。斯其時矣。

  甲戌

  戊辰

  戊申

  壬子

  六歲 己巳

  十六 庚午

  廿六 辛未

  三六 壬申

  四六 癸酉

  五六 甲戌

  六六 乙亥

  或曰,吳佩孚命造,為甲戍戊辰已酉丁卯。夫土重遠過於金水木。身太強。財官太弱。標本不均,身世似不類。心滋疑焉。雲夏蓬萊李潔盒君。從余學命。書函往還。於請益中,以甲戍戊辰戊申壬子。一造見詢,據云系子玉上將軍真命,視其戊土日元。比肩重疊。申子辰會不局。時乾透壬。乃身財兩美。旺財生年頭甲木之殺。惟乏火印以化殺,及金星制殺之為病。故清高氣骨惜屢起屢仆。終隱平泉,無非制殺。或為化殺,因是益信殺重之命 ,最貴乎化與制矣。酉運以流年不濟。備嘗挫扼。英雄氣短。莫非命也。甲運最危。幸在野養晦,可謂知命者矣,刻雖已進戍運。然比肩輔翼。不過蔗境安康。頤樂天年而已。

  癸未

  辛酉

  乙酉

  丁亥

  十一 庚申

  廿一 己未

  三一 戊午

  四一 丁巳

  五一 丙辰

  六一 乙卯

  七一 甲寅

  光緒九年九月初八日亥時生

  前論殺重之命。貴乎制化。視閻錫山命造。更可徵信矣。蓋秋木凋零。秋金既得其時,又得其祿。殺重身輕。身殺之力量懸殊。其輕重不可以道里計。幸有癸印生身,並化殺,又有丁火食神以制殺,制化之功。乃完備矣。宜其坐鎮晉省。廿四年來,無或失足。可方於唐之李郭。宋之朝范。啟澤覃敷。考其一生經歷。犖犖大者,如辛亥年應鄉革命,壬子年任山西都督。丁已年兼省長,午丁二運。春風和煦,水波不興,要非歲運屬水之化殺,或火之制殺,曷克臻此。已運適以沖亥。瑕瑜互見。丙運以丙子丁丑兩年,盛極一時,辰運妒合酉金。似乎難展驥才。乙運五年。蔗境優洲,未可限量焉。

  甲午

  乙亥

  庚申

  己卯

  九歲 丙子

  十九 丁丑

  廿九 戊寅

  三九 己卯

  四九 庚辰

  五九 辛巳

  六九 壬午

  當見富貴人。其命了無所長。僅以乾神皆得旺氣。而致貴者。如宋子文是也。財旺身弱,幸日主坐祿。然亦不足為奇。其乾神皆得旺氣(庚祿在申。已祿在午乙祿在卯。甲長生在亥。亦有稱為交祿格者)斯乃可貴。廿九歲以來。利祿功名,與日俱進。蓋日主較弱,戊寅已三運。偏重於幫身之故。寅運中之辛未年,亥卯未會成木局。以財重印傷所致。未來之卯運。財愈重身愈輕。固宜韜光養晦。自求多福。以保其君子暗然而日章。(一說宋命為甲午乙亥庚辰已卯。未知孰是。)

  丁卯

  丙午

  庚午

  己卯

  五歲 乙巳

  十五 甲辰

  廿五 癸卯

  三五 壬寅

  四五 辛丑

  五五 庚子

  六五 己亥

  此虞洽卿先生命也。識者鹹雲官殺混雜。財官過強為疑。竊以庚生午月。乾透丁已,為純粹正官正印之格。殺之混官。是無傷害。木火雖盛。妙有已土之泄火生身。弱中有氣。全得力於時上正印。宜其溫良恭儉。建樹嵫基。昭然為江左聞人。況太君賢德。鄉里鹹稱,濟苦恤貧。樂而不倦。祖德既裕。母教又足以踵鍾郝而紹陶歐。是更官印相生之故歟。惟火旺無水。似嫌亢炎。故名高利淡。積勞寡逸。早年多木火運。備嘗困扼。壬運以來。一路金水。兼以所經營者。多金水商業。更宜如月之恆。刻在已運。仍其舊貫。七十歲這亥運。蔗境余廿。再後戊運康強逢吉。豐厚境遇。不讓於前。戍運化火。明哲保身。享受考終而已。

  丁丑

  癸卯

  乙巳

  丙子

  十歲 壬寅

  廿十 辛丑

  三十 庚子

  四十 己亥

  五十 戊戌

  六十 丁酉

  七十 丙申

  有以顏大使惠慶之命詢余者,乃簡為批曰。乙生卯月為建祿。不見他木,但得時令之旺。未獲氣勢之盛。最貴水之灌溉。火之煊赫。妙在癸丙透乾。已子居支。生泄之功。無忝美備。自宜富貴雙全。屢膺鉅任。丙見已祿。乙見卯祿。癸見子祿,日主用神喜神,互動得祿,尤為貴徽。前行子運。爵位迭晉,蓋印得祿也。已運息影。財壞印也。亥運再起印。印會局也。戊運韜晦。印被合也。戍運癸酉年,授駐俄大使。癸印之功也。今年乙亥。明年丙子。折衡樽俎。壇玷增光。有厚望焉。丁丑年以下。歲支均屬庸常。宜清流賦詩。無官司一身輕矣。

  己亥

  丁卯

  乙未

  己卯

  八歲 丙寅

  十八 乙丑

  廿八 甲子

  三八 癸亥

  四八 壬戌

  五八 辛酉

  六八 庚申

  吳經熊先生,海上名律師也。積學多才。歷任學府法院領袖。公餘之暇。好研命理,時蒙以五行生剋相討論。視其命造。乙生卯月。亥卯未會局。五行絕金。乃曲直仁壽之格,尤貴幹透丁火已土。英華發越 。秀氣畢呈。其命酷似遜清之李鴻章,畫錦前程。可操左券。子運以流年不濟。外圓內缺。未來癸運。滋木助格,氣象萬千。尤以丙子丁丑兩火年。騰達蜚黃,晉行亥運。繼長增商,壬運亦康頤安穩。蔗境春濃,戍運屬財。惟中芷辛金為病,秋山紅樹,退老珂鄉,徽諸過去未來,行運多吉。足與命局媲美。洵時代之傑出也。

  癸酉

  庚申

  戊午

  甲寅

  十歲 己未

  廿十 戊午

  三十 丁巳

  四十 丙辰

  五十 乙卯

  六十 甲寅

  七十 癸丑

  前見報載。本埠申新第七紡織廠。被滙豐銀行強行拍賣。由某商極廉價格承購,凡有血氣者。莫不憤懣填胸。特為檢視該廠主辦人榮宗敬先生命造,戊生庚申月,甲寅時。食神七殺均得祿。寅午會成火局以生身。子平真詮所謂殺旺食強而身健。為極等之貴格,宜其致力實業。奮鬥不懈。為我國紡織界這泰斗。秋金更旺過於火。已往行運。泰半火鄉。自應竿頭日進,如順水行舟。長風破浪。萬里流行,得機得勢,現行甲運。似遜於前,明年丙子。後年丁丑。歲運木火相生。或能日升月恆,大振旗鼓。目前挫折。無足憂傷。不必以一時成敗。陰礙英雄銳氣耳。

  戊辰

  乙丑

  癸卯

  庚申

  九歲 丙寅

  十九 丁卯

  廿九 戊辰

  三九 己巳

  四九 庚午

  五九 辛未

  六九 壬申

  七九 癸酉

  章太炎先生。名滿天下,立德立功立言。謂三不朽。視其命造,確非凡品。蓋官印兩透。印食又皆得祿,日坐文昌貴人,宜其博通今古。酋為國學之師。惟財星絕跡。所以貴而不富,已往運程,除己已運混官羈印。系獄六年。余皆平順。未運沖提綱。土重太過。幸已早息家園。洵君子知命也。去年甲戍。會齊辰戍導未。安度無恙。尤屬大幸。應為其額手稱慶。未來壬申十年。金水邦峰。如文彥博之老不益壯,頤養安康,壽元雖不能媲美彭聃。然至酉運方危。已八十外人矣。

  辛未

  庚子

  丙戌

  甲午

  二歲 己亥

  十二 戊戌

  廿二 丁酉

  三二 丙申

  四二 乙未

  五二 甲午

  六二 癸巳

  夏應堂先生。上海名醫也。夫醫能活人。裨益社會不淺。然求學術之精。誠匪易事。或亦秉命有所維繫歟。夏先生之命。金水居於年月。木火居於日時。各守門戶。五行無悖。且標本平均。寒熱燥濕停勻。得天獨厚。自宜術追扁鵲。功同良弼。由來者漸非一朝一夕故也。考其行運,惟早年稍遜。酉運以後。負順一帆。直至現行癸水正官運。仍是名通利達。已運堸己午未會成方南。似嫌火太偏重。除精神只樂之外。余無所勝。早退珂鄉。頤養天年。是為上策。或從事著述。將畢生經驗學識,公諸同好。一貫真傳。亦足以壽萬世雲。

  戊子

  癸亥

  庚寅

  戊寅

  九歲 甲子

  十九 乙丑

  廿九 丙寅

  三九 丁卯

  四九 戊辰

  五九 己巳

  此為洗冠生大實業家命造。冼先生赤手創辦冠生園。範圍由狹而廣。所制糧果餅乾。現已媲美外貨。挽回漏厄。不可勝計。其精神既屬可敬。其宗旨更屬可欽。因由薛君介紹。來詢休咎於余。余簡為批曰。庚金生於初冬水令。地支水木林立。財重身輕。得力於時上戊土之偏印。制水幫身。功莫大焉。自必殺力勝人。思想銳敏。已往之運。泰半屬火。生土而暖金。故如枯苗得雨。勃然興之。又如疾風勁草。再接再歷。四十九歲交進戊運。幫助用神。後來居上。更可翱翔雲天。卓立偉業。辰運亦有喜無尤。己運稍遜。夕陽雖好。紅不矣多時矣。

  戊子

  庚申

  乙丑

  壬午

  六歲 辛酉

  十六 壬戌

  廿六 癸亥

  三六 甲子

  四六 乙丑

  五六 丙寅

  此為杜月笙先生命造。有以乙庚化金論者。竊以時上見午火。格局僅成其半。且遠不符其聲價。乙生申月。乾透戊庚壬。財官印既同藏於申宮。又並藏於幹頭。斯乃貴徵。俠義豪爽。固是不凡。前運日新月盛。五十一之醜運。更進一步。造福社會。奚啻萬家生佛。亦原於財。故有利人而利己也。再後丙運雖克庚金。幸有壬水制之。不足為慮。寅運以沖申為豈可許子不憚煩勞。趨吉避凶。建策終莫妙於退隱。今年歲運皆乙。妒合庚金。能者多勞。其奈無功何。

  甲午

  甲戌

  丁酉

  癸卯

  六歲 乙亥

  十六 丙子

  廿六 丁丑

  三六 戊寅

  四六 己卯

  五六 庚辰

  此梅蘭芳先生命也。全局木火太旺。喜日坐酉金。時得癸水。財殺清粹。兼帶貴人文昌。自宜藝術獨精。譽滿天下。革中國之劇才。作梨園這砥柱。令界大王。當之無愧。惜行運未能媲美命局。所以僅享盛名。而無權爵。然晚來庚運資殺。空前絕後。恐不以令官終其身。變化飛騰。未可限量焉。今歲乙亥。印得長生。殺得旺地。現赴蘇俄演劇。必須一番轟烈。宣揚中國文化。灌輸東方藝術。所當厚望於君耳。

  乙酉

  庚午

  庚子

  丙子

  六歲 己巳

  十六 戊辰

  廿六 丁卯

  三六 丙寅

  四六 乙丑

  五六 甲子

  六六 癸亥

  或有以猶太富商哈同生庚。譯為陰曆,演成命局。浼余推測。雖未秘可恃。然察其八字。殺旺用印。固非凡庸之輩。但空拳致富。竟為滬上地產大王。實行運有以致之。蓋自三十歲後。歷行數十年水木財鄉。所當豪門珠履。

  貫按富貴人未必皆富貴命。或行運輔之以成也。反之貧賤人亦然。洵哉。孔孟所謂命也運也。運之朽粟陳。為地主領袖。稱海內巨富。至於七殺少制。傷官無力,是以伯道無兒。子夏喪明。絕其後嗣。是亦畫龍雖好。占晴未成。牡丹吐艷。綠葉少助耳。視命。似屬更不可強矣。

  庚寅

  甲申

  甲申

  甲戌

  三歲 乙酉

  十三 丙戌

  廿三 丁亥

  三三 戊子

  四三 己丑

  五三 庚寅

  辛未之秋。袁子寒雲逝世。士林婉惜。鄭正秋君以其年庚詢余。余曾答諸新聞報新園林。言曰。初秋三甲。雖不得令。卻得其勢。庚金七殺。既旺且盛。堪謂身殺兩強。惟乏火之制殺。印之化殺。大為缺點。 是以豪放不羈。崛強寡合。雖燕許文章。機雲才藻。未獲顯貴。抑鬱以終。行運僅丙戍丁亥之二十年。較為優良。名山事業。以此最宜。再後即夢幻泡影矣。辛未流年。官之混殺。又甲木入墓。縱不至修文道山。亦有勃然他變。孟子曰。莫非命也。誠哉是言。先獲我心矣。

  戊子

  辛酉

  乙未

  己卯

  七歲 壬戌

  十七 癸亥

  廿七 甲子

  三七 乙丑

  四七 丙寅

  五七 丁卯

  河南省政府知命子先生。示余商震總指揮之命造。余簡為批曰。乙生辛酉月,殺重身輕。財星之兩透。尤足為病,所貴者。卯未曾木局。幫身而制財。日主弱中有氣。行運最喜比劫。遇印則印被財壞。不能化殺。未必盡美。逢食則有財當信此等命局。獨喜乎比劫矣。醜運乃酉醜會成金局。故幾瀕於危。去年交來丙運。合殺最美。權爵更顯。當不止為一方領袖。以後寅運繼長增高。丁運雖善。以視丙寅。直如小巫。耳(一說丙子時。想系傳聞之誤)。

  壬子

  壬寅

  乙亥

  丙子

  三歲 癸丑

  十三 甲辰

  廿三 乙巳

  三三 丙午

  四三 丁未

  五三 戊申

  錢翁以其少君警庸先生之吉庚詢余。先生為海上籃球健將。在運動界中。頗負時譽。視其命造。新春乙木。甫得旺氣。然見五水。不免飄浮。應賴寅中戊土製水為用神。時上丙火生土為相神。偏枯之避。一若無可貴者。然核其運途。早歲多比肩劫財之運。是以矯強果敢,體力加人一等。二十八歲後。一路火土。足補命中缺憾。正合乎五言獨步所云。有病方為貴。無傷不是奇。格中如去病。財祿喜相隨矣。顯達前程。豈可限量。雖非富貴命。行得富貴運。當亦富貴中人也。姑志如上。以待後驗。

  甲辰

  丙子

  壬寅

  辛亥

  二歲 丁丑

  十二 戊寅

  廿二 己卯

  三二 庚辰

  四二 辛巳

  五二 壬午

  六二 癸未

  此為摯友王君命造。十七歲來滬。就學金業。十九歲憤師友之敬束,自營標金。廿三廿四兩年。盈財五十餘萬。茲已息影家園。稱素封矣。視其八字。洵不偶然。蓋壬水生於仲冬。羊刃當權。年月木火失令。似屬凡庸。所妙日支為寅。時支為亥。乃木火之生地。且寅亥合。則木火之氣愈貴。子辰會。則食神反得生扶。滴天髓所謂。何以其人富財氣通門戶是也。己往寅運。包藏一甲一丙。發軔雲程。立志卓犖。固非常人所能望其項背。己運為正官。中逢廿三丙寅。廿四丁卯。兩大火年。以濟其美。自宜點金有術。一躍致富。卯運以來。流年平滯。不過保持仍舊而已。此後庚辰辛等運。每況愈下。還防波折。萬不可再圖徼幸。已運則敷演家聲。發場蹈歷。有更上層樓之可能。謂余不信。請觀其後。

  辛亥

  辛卯

  庚子

  庚辰

  九歲 庚寅

  十九 己丑

  廿九 戊子

  三九 丁亥

  四九 丙戌

  五九 乙酉

  此為千里自造。識者鹹謂憾於無火。然春金固非當令。乏土之生。則且無根。縱天干庚辛林立。子平真詮雲。得三比肩。不如得一長生祿刃。可見徒多比劫。而日元無氣。非是真強。矧又亥卯會成木局。子辰會成水局。水與木皆有挫於金乎。火能熔金。有火固可顯達。無火則一寒儒而已。然寒弱之金。逢微火當可得志。逢巨火則不勝其克。或且因貴顯而惹禍殃。此孔子所謂過猶不及者是也。若雲水木兩局。財星甚旺。亦滴大髓所謂何以其人富。財氣通門戶者歟。無如身人任財。難免富貴貧人之譏。正合我今日之筆耕終夕。硯田枯澀者也。然則富貴皆無大望。我將永自韜養矣。嘗以身弱之命。與身強之命相較。同走好運。同處美境。而其速率與份量。大相懸殊。身強者每遠過於身弱者。此余屢試不爽。故益信拙造之身弱。恐終其身不過爾爾也。查行運。方今行至醜字。尚屬順利。將來戊宇或更進一步。子運恐厄於病。但蓋頭屬戊。當無生命之危。於運少濟。亥運伏櫪。丙運以下。老更無為矣。

  壬子

  戊申

  戊辰

  辛酉

  二歲

  十二

  廿二

  三二

  四二

  五二

  此吾邑錢翁之命也。出身豪富。重義輕財。晚年耗頓。卒彈鋏於猶子門下。殊為戚敞鄙夷。茲者壽愈杖朝。淒涼孤苦。士論惜之。夫戊土生於孟秋。支全水局。時落辛酉。金水並旺而秀氣流行。格局本非庸俗。奈日主太輕。身不任財。既有月上戊土比肩。從財則又不真。益以運皆西北金水。宜其豐裕春申。雖有三千珠履之名。卒流金空季子之類。亦足悲矣。刻走丁運。正印助身。本應否極泰來。然行諸太晚。不免美人犀暮之慨。以後已運更佳。或不致落寞以終。

  戊戌

  戊午

  癸亥

  戊午

  九歲 丁巳

  十九 丙辰

  廿九 乙卯

  三九 甲寅

  四九 癸丑

  五九 壬子

  此乃某妓命造。幼孤為娼。廿五歲後。侍某顯宦造室。詎以不知自愛戀一伶人。終被顯宦所黜。茲則伶亦絕裾斷交。暝二養女。仍操故業,夫癸生午月。財官並旺。惟天干三透戊土。爭合癸水,日主用情,毫無定見。自是水性揚花。張三李四。坐下劫刃,足以幫身。苦無印綬,終如飛絮浮萍。飄流無定,查早年多火遠。何善可陳,辰運沖開水庫。宛若雲開見日。惜乙卯運泄身生財,只如曇花一現。不免重作馮婦。以後甲寅運木土爭戰。不堪言狀。寅運之會成火局。且恐不祿矣。

  庚申

  戊子

  壬子

  辛亥

  二歲 己丑

  十二 庚寅

  廿二 辛卯

  三二 壬辰

  四二 癸巳

  五二 甲午

  六二 乙未

  此王某之命也。自幼迄今。胼手胝足。庸役於余友秦贊臣家。未嘗娶妻。孓然一身。幸侍主忠誠。故為秦氏三代蒼頭健限奴。余因好奇。曾視其命造。乃壬水生於仲科。三逢祿旺。所謂崑崙之水。可順而不可逆。月上戊土。煢煢孓立。既不足以制水。反又激水之怒,庚辛兩金。泄土生水。尤足為病,是真身旺無依,老健徒苦而已。四十七歲前。一派金水運。不轉溝壑。而得溫飽。已為繳天之幸。已運以還。運轉東南木火。應見起色,據云。三十年來。已積蓄二千餘金。且勤勞如故。其志可嘉。明年換入申運。申之助水。更形泛濫。保身以沒。意中事也。

  丁亥

  癸丑

  庚子

  丁亥

  九歲 壬子

  十九 辛亥

  廿九 庚戌

  三九 己酉

  四九 戊申

  五九 丁未

  嘉善沈恆甫君。雅好命理。時相過從。當示我一丐者之命(排列如上)。夫寒金喜火。所嫌支全亥子醜。北方水旺。又月乾癸克丁火。五行無木。未得生化之情。一片寒涼之局。宜其蓬飄萍泛。淪落天涯。歌板臨風。飯籃迎月。鵠形菜色。仰面求人矣。且運皆金水。繼不為東郭乞食 。亦必為溝壑餓莩。設此等命局。運行東南木火。未始非季子買臣。由困入亨之一流,富貴貧賤。固系乎命。然運之芝枯盛衰,關鍵尤為重要。管子曰。壽之修短有數。命之顯晦有定。要皆運會豐塞維繫之。誠哉是言。我輩為人評命,對於運途之推敲。不可或忽也。

  戊戌

  庚申

  己酉

  壬申

  九歲 辛酉

  十九 壬戌

  廿九 癸亥

  三九 甲子

  四九 乙丑

  五九 丙寅

  此為一僧侶之命。孫福堂為余言。是僧三歲父母雙亡。七歲為舅氏粥入某寺。藩發昄依。按已酉日元。生於申月。支全西方。乾透庚壬。金勢猛烈。泄氣太過。局中無火。只可用劫然戊土虛脫。用神無力。終以身弱傷重,無印為病,固生成寒微之命也。喜忌篇雲。日乾旺甚無依。若不為僧即道。今乃知向弱無依。亦黃冠客。空桑子之一流耳。九歲以來,皆行金水運。清淨無為。孓然一向。鮮淑堪言。然以後甲子乙丑。水木之鄉。亦不過謝絕紅塵。砥礪清修。誦經禮佛。度其老納生溽而已。甲運若不圓寂。可至寅運以臻樂土。

  戊辰

  戊午

  辛丑

  戊戌

  三歲 己未

  十三 庚申

  廿三 辛酉

  三三 壬戌

  四三 癸亥

  五三 甲子

  此造產生甫經匝月。即遭夭折。初視之。殺印相生。不似殤孩。然重重厚土埋。藏脆嫩之金。五行無木。未得疏揚之利。一重午火,缺木之生。多土之晦。更夫能為力。滴天髓所謂氣濁神柘者是也。渠父於產後即囑余推算。並欲選一湯餅之期。余謂之曰。近則已未月。遠則己已年。土勢猛烈。蘭摧玉折。堪為憂慮。後果於六月病亡。誠哉。命有定數。不可強也,客歲又見一命。與此造同類。惟為甲午時。土有木疏。宜其聰穎堅強。然未來庚運之沖甲。殊屬不利。姑視其後。竊恐亦非壽徵耳。

  庚申

  甲申

  癸卯

  庚申

  十歲 乙酉

  二十 丙戌

  三十 丁亥

  四十 戊子

  五十 己丑

  六十 庚寅

  前論印重身輕之命。生甫匝月。即遭夭殤。余曾於友人家得視一造。亦為印重身輕。但僅不良於行。體格尚健。茲已魁梧奇偉。有成人氣象矣。夫癸水生於孟秋。重金五見。實鑒所謂金多水濁。亦滿盤濁氣耳。甲卯雨水,既時失勢。豈能周鏇於刀槍劍戟之中。命局偏枯如是,益以兩歲辛酉年。衝去卯木長生。陰金陽金會合。其遭殘疾宜矣。設非跛足。殃禍之變。或有更甚者,刻走酉運以戊寅年最凶。丙運以下。雲開見日,錦繡前程。未可限量。

  甲寅

  丁卯

  戊寅

  甲寅

  十一 戊辰

  廿一 己巳

  三一 庚午

  四一 辛未

  五一 壬申

  六一 癸酉

  七一 甲戌

  汪君以此命垂詢。謂系亡友孫群之造。何以生前走火運大利。金運大敗。申金運且作屈原汨羅以自盡。余曰。殺重身輕。設無丁印。何以自存。殺之太過。逢傷食制之不足。反激其怒。何如印綬生化之為美。此所以金運遠不及火運也。申運沖寅。一金為三木所敗。命遭不祿。亦所當然。夫殺重之命。正如盜匪侵主逢印。如遇仲連排難。足以斡鏇兩方。各不傷和。若逢傷官食神。而無力量。乃如忽至老弱殘警。欲逮捕之。勢必警匪相戰。終於警為匪殺。反激匪怒。為事主者。則如棟折榱崩。其危不言可喻矣。故凡命中忌神太過只宜泄化不宜強制制之有力則益。制之不足則損,此亦余經驗談也。

  壬午

  己酉

  庚申

  丙子

  八歲 庚戌

  十八 辛亥

  廿八 壬子

  三八 癸丑

  四八 甲寅

  五八 乙卯

  此潮州人鄭君命造也。曩時請人批命。鹹謂酉月庚申日。喜火鍛鍊。套用丙殺。有勸其涉跡政界者。前歲囑余推評。余曰。庚金得祿旺於秋令。年乾透壬。支會申子。水盛而居相位。丙火豈能敵相水而制旺金。五行缺木。丙更無力。殺弗能和,不如用壬水食神。以順金勢,並泄秀氣。士而為商。庶乎近之。金水澄清。貨殖餘暇。致力名山事業。亦足以著述自豪。豈不快意。鄭君領首應之曰。幼攻舉子業。但終功名不售。年三十一。改營商務。則得心應手。尤以甲,運盈財最巨。並謂素上詞曲。原將畢生著作。付梓問世。洵哉。評命擇業。關鍵全系乎用神之斟酌。設鄭君羨慕虛榮。而信用殺之一言。終身捲入宦海。恐一官半秩。且未得意。巨不惜乎。預卜寅乙兩運。食神見財。營商獲利。更有厚望焉。

  癸酉

  庚申

  壬子

  辛亥

  八歲 己未

  十八 戊午

  廿八 丁巳

  三八 丙辰

  四八 乙卯

  五八 甲寅

  六八 癸丑

  此命為兩行成象。蓋庚辛申酉西方金。壬癸亥子北方水。金水各居其半。兩行相停。無火土混淆。益以壬祿在亥。庚祿在申。癸祿在子。辛祿在酉。又稱交祿。洵貴格也。王元鼎囑余推余。余曰。當必仕宦中人。決非凡俗一流。其清純無疵。亦且權高位崇。廉潔有政聲。漢代循吏。不是過也。余因詢之王君。此命為何許人。王君笑而應之曰。先生言之誠是。惟其姓名。恕守秘密。政界翹楚之一耳。據聞四十歲前。栗碌鮮祥。辰運後。方見風雲際會。蓋早年一派火土運。火之克金。土之克水。大悖于格。自屬坎坷。迨辰運之曾成水局。乙卯甲三運。木之泄秀。宜其平地聲雷。登龍門而名高望重。展驥足以氣吐眉揚。寅運沖申,雖有亥合。終屬不利。幸勿戀棧。早退林泉為最妙。

  辛丑

  乙未

  己亥

  壬申

  七歲 丙申

  十七 丁酉

  廿七 戊戌

  三七 己亥

  四七 庚子

  五七 辛丑

  此蘭英史之命也。女史以善畫名於時。已生未月。身主不弱。地支醜未相衝。天干辛乙交戰。七殺為食神追制。不如亥中甲木正官。寄生於母宮火為美。應以官為夫星。時透壬財。則財以生官。而官不畏傷食克制。宜其英姿瘋爽。藝術絕倫。益且夫子面美。誠得天獨厚者也。戊戍十年劫財運。始而夫病幾危。繼則自身遇盜。亦云險矣。此後己運平滯。亥運以下。一路金水。蔗境余甘。頤養安逸。神峰通考載有一命。為辛丑乙未戊戍庚申。乃重土重金。而只有一木。正官受損太過。運至酉金。再克木。卒至自縊而亡。按此兩命。一以有財。而官不受害。所以福慧雙修。一以無財。而成偏枯之局。終自經於溝瀆。不綦慘乎。總之。女命首重夫子兩星。然求夫子兩宮之並美。更非財星不為功也。

  乙未

  甲申

  癸巳

  丙辰

  三歲 癸未

  十三 壬午

  廿三 辛巳

  三三 庚辰

  四三 己卯

  五三 戊寅

  漳州中央銀行總理陸維屏君。精研命理。當示餘二造。八字相同。惟年支日支易位而已。一即陸君本人之命。(排列如上)一乃其友。廈門交通銀行某君之造。為乙巳甲申癸未丙辰。余曰。癸水生申月。母強子健。辰為水之餘氣。巳申又化水。身不為弱。甲乙丙並透。則木火金水相停。惟君造坐巳。巳內有庚金。日主較強,貴友坐未。未為燥土。並中藏木火。日主較弱。所以有異者。君喜逢木火。貴友喜遇金水。揆諸行運。都金水蓋頭。以論環境。或君不如貴友耳。陸君唯唯而退。

  丙戌

  丙申

  乙巳

  庚辰

  三歲 乙未

  十三 甲午

  廿三 癸巳

  三三 壬辰

  四三 辛卯

  五三 庚寅

  此乃女命。乙生申月。時座庚金。夫星得祿。惜乎兩丙一巳。克庚太甚。且五行少水。無印幫身。亦屬偏枯之局。更以早年多東南運。故綠窗貧苦。落於寒微之門。初嬪木商,行屆已運。忽失所天。淒涼特甚。三十五歲再醮某醫。醫本無藉藉名,得婦後。生涯激增。門庭若市。十餘年來。盈財巨萬。家境日隆。查此子之行壬辰辛三運。水金幫夫。或亦與有功歟。婦聞術家言。卯寅運皆多不利。因就詢於余。余曰。卯運幫身。且蓋頭為辛金。不足為慮。庚運助官。晚境最優。寅運沖申。官根動搖。非自身殲滅。即夫遭不祿。尤以六十一歲丙戍年。危如累卵矣。

  甲辰

  丁丑

  辛未

  戊戌

  二歲 戊寅

  十二 己卯

  廿二 庚辰

  三二 辛巳

  四二 壬午

  五二 癸未

  此為杜白先生之命。杜先生供職郵局。客歲從余學命。一年來頗見猛進。近蒙討論其本命之喜忌。余曰。辛生冬尾春前。四支皆土。時座透戊。則更不免土重金埋。年頭甲木。足可制土。何奈丁火毗鄰。泄木生土。病根深矣。自喜水之克丁。木之疏土。而獨忌火土之助虐。逢金雖傷甲木。但能幫身。稍解母旺子虛之苦。不作劣論。一生以庚辛運足可溫飽。壬運合丁。如鴻毛遇風。飄然而舉。枯苗得雨。勃然而舉。巳午運生土堪憂。幸蓋頭為辛壬。天不困人。瑕瑜互見而已。三命通會載有一舉人命。為甲寅丁丑辛未戊戍。與君造僅差一字。緣甲坐寅位。財較得力。制土功深。所以有刺謬之別矣。然亦以丁火為病。故功名止於孝廉。不能再進官階也。

  壬寅

  丁未

  乙巳

  戊寅

  七歲 戊申

  十七 己酉

  廿七 庚戌

  三七 辛亥

  四七 壬子

  五七 癸丑

  六七 甲寅

  人之疾病。亦可由命中推測。然有驗有不驗。蓋命該究患何疾。只能言其端緒。不能指其微。大抵以寒暖燥濕推之。百不失一焉。如文學家兼書法家倪古蓮先生。久耳餘名。囑評其造。余曰乙木生於夏令。精華發泄。外有餘而內實虛脫。地支無不藏火。壬水為丁所合。時上之戊。又為陽土。燥之極矣。暖之極矣。一無金水以濟之。肺病血疾。在所不免。純陽燥熱之體。尤敢定斷焉。戍運為火庫。更屬可危。然甲戊年又多一庫。誠如雪上加霜。既已幸越。或無生命之憂矣。三十七後。運轉西北。一路康壯。非惟功名利祿。與日俱進。體格亦矯健勝昔。勉哉。倪君讚不絕口。鏇蒙其備加你頌。並將感佩之意。刊諸社會晚報。

  癸酉

  辛酉

  乙丑

  辛巳

  二歲 庚申

  十二 己未

  廿二 戊午

  三二 丁巳

  四二 丙辰

  五二 乙卯

  六二 甲寅

  此為許世英先生之命。乙木凋零。支金已酉醜。四柱純金。識者鹹以從殺格推之。不知年頭癸水進氣。泄金生木。乙有根原。不能從殺。應作身弱用印。以化其殺。否則中年午丁己丙四部火運。制殺最力。為從格所大忌。烏得穩度谷關。且屢膺重任耶。卯運重沖。應有不利。此後甲寅劫財幫身。老當益壯。東山再起。足可掌握大權。若仍致力於慈善事業。更能廣種心田。癸運亦不為惡。壽至醜運。方臻危境。若作從殺。忌逢幫身。則甲寅癸三運。又多色齬齟矣。秋浦夏直欽君。囑余推評。夏君以仁宦而兼精子平。亦謂此老命局。按理以論。及過去事實推之。從殺格以較勉強。

  乙丑

  己卯

  乙亥

  癸未

  一歲 戊寅

  十一 丁丑

  廿一 丙子

  三一 乙亥

  四一 甲戌

  五一 癸酉

  六一 壬申

  此老出外宦途。飽經榮祿。年三十後。家道中落。幸擅長書法。磨空鐵硯。利賴筆耕。幼時延人批命。僉謂仁壽曲直之格。謬以有為期許。曩緣友人介紹。造訪余廬。詢問究竟。余曰。乙生卯月。支全木局。年支醜中藏辛。曲直已破。只堪作身旺財輕之命以為斷。廿六歲前。運行中南火土。所以少年得志。迨夫三十一歲運轉東北。難免坎坷悽惻。然壬運至凶。無傷大祿。亦云幸矣。再後辛運苟延。未運化木。危如風燭。按段祺瑞命。為乙丑己卯乙亥壬午。其乙祿在卯。己祿在午。壬祿在亥。互動得祿。旺氣所系。且木旺水健。午水泄秀。格局清奇。故在萬民之上。八字之相差一時。其土壤逕庭。有如此者。吁。可畏哉。

  壬子

  壬子

  庚辰

  丁丑

  九歲

  十九

  廿九

  三九

  四九

  五九

  六九

  此名妓花月影之命。庚生嘉冬。兩見壬子。辰醜又皆濕土。區區丁火。瑜不掩瑕。危險直如風燭。夫星與身主。兩有所缺。以致早落平康。年方及筆。即出應徵。送往迎來。極盡歡笑。然二十四歲達入戍運。戍乃火庫。亦為燥土。更以流年如丙子丁丑戊寅己卯。中南順行。當有貴客垂青。納為擁抱。從此附驥益顯。獲掌家政苟得忠心侍主。舉案勤勞。以後美運接軫。或堪身列命婦。福祿綿延。晚歲純行南方火運。蔗境更榮。詩云。永言配命。自求多福。固非吳下歌女媲也。細按命之水清如鏡。理宜丰姿卓煢。陽春白雪。婉轉歌喉。不失為秦樓楚館中艷美之名焉。或謂女命水多。性同鴿雀。吁。是則語涉猥褻。豈文人名教中所能道耶。

  丙午

  庚寅

  壬午

  丙午

  九歲 辛卯

  十九 壬辰

  廿九 癸巳

  三九 甲午

  四九 乙未

  五九 丙申

  六九 丁酉

  有以宣統這命垂詢者。余曰。滿盤是財。偏枯之局。本無足貴。其為失國之君。良以身不任財。棄命而從之故耳。惟二午暗邀合宮之未。示藏己土正官。即命理約言所謂暗合格。是乃貴徵。故出身天潢。貴胄後裔。得繼大統。惜行運不濟。如壬辰運之犯火。乃從格所大忌。失其自由。任人支配。三十幾交癸運。仍雖樂觀。三十五以後。己甲午乙。一路東南木火。始堪吐氣揚眉。激昂青雲。五十五未運為暗合填實。壽終於此。余於庚午秋。得見一命。為丙午甲午壬午丙午。生於夏令。又為四午。合官最力。格局遠在宣統之上。想其前程必有可觀。乃一福州人。惜已忘其姓氏。茲論宣統命造。忽憶及此君。不勝神往焉。

  丁亥

  癸丑

  己亥

  戊辰

  九歲 壬子

  十九 辛亥

  廿九 庚戌

  三九 己酉

  四九 戊申

  五九 丁未

  六九 丙午

  傳聞近代偉人。以顧維鈞為最富。視其命造。洵不偶然。蓋己生丑月。乾透癸水。支見兩亥。辰又為蓄水之庫。財旺極矣。全得力於時上戊土之鎮水幫身。用神應即歸諸戊土劫財。良以無戊則安可任財。不任財則安得豪富。或取醜中辛金食神為用。恐身主更弱矣。兩亥夾醜。拱子水貴人。宜其疊膺距任。折衝壇玷。為國爭光。四支皆藏財。又有拱財。一生知多艷福。財重用劫。內助雖得力。仍不免鼓盆興歡。且克妻獨在於戍運。是更命之可信矣。查前運多金水。花枝招展。境遇榮繁。然竊以戊運之用神得助。掌握重權。或有更進者。申運順流而下。總之。此命逢金水火土之運。皆不為事業心。惟憎木之損傷用神。幸生平無木運,故三元不敗。堪稱得天獨厚者矣。

  乙巳

  己卯

  乙卯

  丙子

  七歲 庚辰

  十七 辛巳

  廿七 壬午

  三七 癸未

  四七 甲申

  五七 乙酉

  壬申九月,友人某。囑評此命,謂系廣東妓女,由奧追蹤來滬。堅欲以身相許。惟我年逾半百。且已兒孫繞 。恐納妓後,家庭反而我故,躊躇莫決。謹詢於君,乞部其詳,余日。乙木得祿於卯月。比肩林立,財星已去。用時上丙火,賴之泄生財。命非下乘。丰姿卓約。固異凡卉。官之無力。即夫星不顯。然居造室。亦無所疑。惟刻行壬運。又逢壬年。用神損傷。十一月且為壬子。一片汪洋。丙火殲滅。恐防其壽。故納寵問題。可容綬議。茲惟虛與委蛇。是乃上策。友唯唯而去。後相值途次。問友以此事究竟。友嘆曰。誠如君言。是妓已於壬申喜冬。服毒旅邸。而歸物化矣。微君果斷。又增我幾許煩惱。誠哉。命之不欺不也。

  乙亥

  己卯

  壬午

  癸卯

  十一 庚辰

  廿一 辛巳

  三一 壬午

  四一 癸未

  五一 甲申

  六一 乙酉

  有具名雁峰飄流客者。寓書與余。告余本埠南市某姓家。有一青衣婢。同日產生三孩。初落地者為女嬰(其命排列如上)次乃男孩。八字為乙亥己卯壬午丙午。再次者亦屬乾麟四柱為乙亥己卯壬午丁未並囑余推評優劣。余特簡覆曰。女命傷官太重。官得無力。又乏印綬以制傷保身。一無可取。本年乙亥。傷官更歷。恐即夭殤。蓋夢幻泡影而已。次生男造。傷官得祿於卯月。正官得祿於午時。更喜時上丙財。泄木生火。周鏇於傷官正官之間。應作從財格論。走火土運不為忌。僅子運沖午。稍形不利。再次之男命。乃互動得祿且為純粹化木之格。八字無金。行運又無金。大貴之徵。將來積學深造。出冠多士。正如馬蹄春風。長途萬里之才也。三命較量。次出之命。較首出為優。後出之命更較次出為優。儻所謂後來居上者。非耶。

  此為金融界巨擘。錢新之先生命造。丙火退氣於初秋。本不能任申酉之旺財。所妙時落於午。根得帝旺。遠勝幹頭衰木之生扶。於焉轉弱為強。足可任財矣。益以運多金水。固宜財源四達。利益萬通。事業有陶朱盛名也。按揚宇霆命為乙酉甲申丙辰戊戍重土重金。且戊土司令。未免晦火太甚。僅賴甲乙印綬之制土幫身。已運乃得祿。所以聲勢最盛。轟烈可畏。庚運無險。而斃於辰運戊辰年,則以庚運盡屬木火流年。故仍炙手可熱。辰運為濕土。戊辰年土又如崩。晦火無光。不得善終。意中事耳。觀夫錢楊二命。僅差一時。楊氏之夢幻泡影。萬不及錢翁之福祿綿長。毫釐不爽。有如此才。談命固非易事。思念及此。不寒而慄矣。

  乙酉

  庚午

  庚子

  己卯

  十歲 辛未

  廿十 壬申

  三十 癸酉

  四十 甲戌

  五十 乙亥

  六十 丙子

  張翁家有一女傭。年逾風信。貌奇醜。面且麻。迄今未嫁。恐畢業難應人選故乞推究其命。余曰。庚生午月。乾透己土。為正印格。午丙丁火司令。則正官乘權。官印並美。為坤之兆。命婦格局。固己成立。或以子午卯酉。四敗四沖非之。然子水傷官。失其時令。與午丁沖。滴天髓所謂沖。衰則拔沖旺則發。午火正官。非惟不畏其沖。且因沖而益見籌強。子則沖拔。是庸何傷。于于卯酉地位遠隔。更無沖意。奚足為病。四敗之說。亦不可盡拘惟現行申金。運為祿堂。所以吉星未照。錐示脫穎。龍未占晴。一旦時運轉園。行至癸水。即濟功成。即入昌明之路矣。甲運以後。尤見發揚。孟光之案與眉齊。相夫立極。彼梁鴻乘機而起。未始非得力於內助也。

  庚戌

  辛巳

  己亥

  乙亥

  十歲 庚辰

  廿十 己卯

  三十 庚寅

  四十 丁丑

  五十 丙子

  六十 乙亥

  阮玲玉一死。轟動全國。吾友鄭君,特囑推究其命。余曰。己生巳月。因有兩亥。印綬衝散。時透乙木。因有庚辛,制殺太過。身主與七殺。一無可恃。故意志不堅。正途岐趨。莫之辨別。片念厄塞。死於非命。雖從兩夫。終無所歸。至於傷食並露。秀氣發越。固宜英敏艷麗。精藝絕倫。不為銀壇領袖。當亦作歌裙舞扇之翹楚也。今年兩乙三亥。天干金木之戰。地支水火之沖。乃滿盤啟湓。禍起蕭牆。失足成恨。一代藝人。竟埋黃土。寧不悲哉。

  己亥

  乙亥

  丙戌

  壬辰

  三歲 甲戌

  十三 癸酉

  廿三 壬申

  三三 辛未

  四三 庚午

  五三 己巳

  六三 戊辰

  此鎮江人金君之命。金君自言。研究子平之學,已十有餘年。對於本人八字這用神。終難取定。因聞余名。特就詢焉。余曰。丙生初冬。支見兩亥。辰戍又沖。壬再透乾。病於水多少弱。識者非用己土以制水。即用乙木以生火。殊不知己為 濕之土。只可納水。焉能鎮水。況又毗鄰乙木之虎視眈眈。更難以立足矣。乙木雖能生火。惟因水重太過。本身力量太輕。不無乘桴桴海之歡。此所以亦難為泰山之靠者。則亥中甲木。既得長生而進氣。可泄水生木,中流砥柱。功自非淺。所謂用神。舍此莫屬矣。早年只甲運優裕。曇花一現。余皆碌碌無奇。三十八歲之未運。四十八歲之午運。皆屬火土。不難破壁而飛。脫穎而出。至於水流太過。終患遠一。則風塵僕僕。南楚北燕。天涯飄走。迄無遐逸境遇。乃命局早已生成。無可挽救耳。

  乙巳

  戊子

  乙巳

  戊寅

  九歲 丁亥

  十九 丙戌

  廿九 乙酉

  三九 甲申

  四九 癸未

  五九 壬午

  論偏枯之命局易。推中和之命局騅。此為略識命理之人。所共知者也。今以鎮江人孫君之命為例。乙誕子月。水旺木健。時下得寅木帝旺。年上見乙木比肩則應以身強論。然兩戊克水。兩己泄木。抑挫之力。尤歷於所幫所助者。強之程度。僅堪任財弱之地步。亦非至險。只可稱其不強不弱。故既難論其喜忌。更難推歲運之休咎。然有一法焉。行幫身運。貴逢財官之年。行財官運。則喜幫身之年。若歲運皆屬生扶或抑挫,即趨於偏枯。而非中和八字所宜矣。是以孫君命造。丙運以甲乙流年。勝於丙丁。戍運則庚辛年不如壬癸。乙運愛泄化。酉運又喜幫扶。余運可以類推。總之。此種命局。不在少數。合歲運而互相平衡。方為貴也。

  壬午

  丙午

  丙戌

  庚寅

  八歲 丁未

  十八 戊申

  廿八 己酉

  三八 庚戌

  四八 辛亥

  五八 壬子

  某翁告我一悍匪之命。此匪徒眾逾千。犯案山積。然得逍遙法外。余視其丙日而支全寅午戍。已秉一方之旺氣。兩見陽刃。幹得財殺。宜其兇悍無比。雖不流芳百世。亦能遺臭萬年。然倘能分行直道。擇善而從。未始非果敢傑出這才。為國效用。亦足膺干城之選。豈不懿哉。若仍為非作歹。橫行不法。恐天網恢張。難逃子運。蓋沖刃出鞘。斧斤當頭。意中事耳。

  戊辰

  己未

  己未

  辛未

  八歲 庚申

  十八 辛酉

  廿八 壬戌

  三八 癸亥

  四八 甲子

  五八 乙丑

  福建人林文波先生。在閩知余已久。比者以事來申。造訪余處。囑評其本人之命外。又垂詢其猶子命造。余曰。八字土得其七。況值火土並旺之候。強。盛。旺。蓋達極點。若非時上辛金。秀氣焉得發越。然終有土重金埋。火多金熔之患而病偏枯太甚。幸也。行運一路金水木。終身不逢火土。則豐裕顯達。發揚蹈歷。正如苗吐含葩。不鏇踵而芬芳麗藻。矯強特立於社會中。固非凡庸一流。設無行運以濟之。直一殘廢飲恨之人耳。余閱命我矣。近世孩童之造。輒以偏枯為病。而行運每能相濟。且都綿互數十年之久。故恆以一帆風順。有為相期許。子思作中庸。有曰。國家將興。必有禎祥。此亦禎祥之兆。誠如斯言。儻天不欲久困中國非耶。

  甲子

  丙子

  丙子

  戊子

  五歲

  十五

  廿五

  三五

  四五

  五五

  六五

  庚午新正。吳君以此命垂詢。余曰。地支子水一氣。天干甲丙戊。寒暖相濟。用偏印以化官。佳造也。惟本年庚午。與四子相衝。午為丙刃。刃之為物。暴戾而不易馴伏。若再逢沖。為禍尤烈。恐如朝露之易稀。畫錦前程。或不可得。惜哉。吳君佛然不悅。蓋所詢者。即其少君之命。且系單傳也。後聞此孩固於庚午七月。染疫而死。病僅一日耳。夫刃之逢沖。若無解救。微論身強身弱。禍變接踵而至。如影隨形。如響斯應。此亦研究命學者。所不可知也。

  辛巳

  辛丑

  庚申

  辛巳

  六歲 庚子

  十六 己亥

  廿六 戊戌

  三六 丁酉

  四六 丙申

  五六 乙未

  此李國傑先生之命造。幹上庚庚辛酉方一氣。支下已為金之長生。醜為金之庫門。申為金這祿地。乃屬一行得氣。時在季冬。金寒而失令。則較遜色。故用已內同丙火。以煉其銳。以驅其寒,前行柄丁運。豈裕顯赫。申運壬申年。因招商局岣案而入獄。良以歲運皆申。丙火用神監於病地。又受壬水之克。一時蠖屈。所不免耳。書雲。丙臨申位逢陽水難獲延年。其不遭萎亡。萬屬萬幸矣。未來之乙木運。丙子下醜兩火年。東南並行。剝極必復。大器堪期於晚也。

  己巳

  丁丑

  乙丑

  乙酉

  八歲 戊寅

  十八 己卯

  廿八 庚辰

  三八 辛巳

  四八 壬午

  五八 癸未

  此乃坤命。為海上某聞人之女公子。庚午孟春既望。舉歸湯餅。大江南北。各界名流均往道賀。極一時這盛。所收禮份。傳有十五萬元之鉅。固足豪矣。然亦有命焉。非可偶致也。蓋寒木。逢丁而暖。得已而培。得乙而盛。幹上一無廢物。支全已酉醜。則偏官會局。夫星更昌。從德之美滿。何待言哉。或病水淺印缺。殊不知丑月丑日。為虛濕之地。正喜壬癸未透。庶不飄浮為患。故行運一路土金木炎。福祿綿互。肖明昌熾方興未艾。直至壬癸兩運。始見遜色耳。夫寒弱之木。不宜多水。祇喜木火,嘗見冬木孤寒之命。走水運而傾家蕩產。走木火運而倉滿庫勇者。不知凡幾。若泥於衰則喜幫。而以印為喜見者。失諸毫釐。差以千里矣。

  癸未

  乙卯

  乙亥

  戊寅

  十歲 甲寅

  廿十 癸丑

  三十 壬子

  四十 辛亥

  五十 庚戌

  六十 己酉

  此命不識其姓氏。亦由平翁告我行。據云。乃上海工部局小工頭目。已積資成富。生活歽優。余曰乙誕仲春。支全亥卯未。為曲直仁壽格。所喜四柱絕金。格局無破。時落戊寅。寅為火土生地。木之祿旺,則流通秀氣堅固格局。更如錦上添花。是宜由漸入豐。空拳致富者也。前行之運。都屬水鄉。頗見安順。現行庚金。不利於格。順中防逆。還增流年無金。滯而不凶。戍運為火庫。為燥土。豪富無疑已運有乙木之奪。蓋即美中不足,狗尾續貂矣。平翁質余曰。命局既如是雋美。何以不和名公鉅卿。豈必好命。熙來攘往。寧及此群之優遊穩固。且駕手數午千工人之上,鶴立對外開放群。亦不失無冕帝持之樂也。西漢黃霸月雲。無官在職。一身爽輕。若此命造。雖少印綬之掌綰。詎不愈於會高堂。騎大馬之顯達耶。

  丁未

  丁未

  丁丑

  丁未

  七歲 丙午

  十七 乙巳

  廿七 甲辰

  三七 癸卯

  四七 壬寅

  五七 辛丑

  此造本人。亦諳子平之學。自謂必死於已運。及至庚午年。殆因環境槷。竟作屈原投海以自盡。幸為水警撈救。終不獲死。余視其命運。天干丁火一氣。地支土星重疊。火土相生。正滴天髓所謂天全一氣地德載。亦命理約言所稱兩神成象。格局非下乘。胡為作消極之舉。類匹夫之。方作溝瀆之經乎。醜未一衝。土金衝動。丁火之精英。更足以發越。萬為貴徵。已運為丁之帝旺。火炎太甚。自不為喜。庚午年因有庚金之故。所以死而復活。現行甲運,亦助火炎。侷促如故。辰支為濕土。清潤全局。應見起色。壬癸二運。水之克火。渠自以為美。余謂火土重而水輕。水萬不可以制火。反更激火之怒。招土之克。何善之堪言。寅卯運木之生火。亦屬庸常。總核終身行運。少土金這途。則即所謂有命而無運。此乃自然這理。鳥可強耶。

  缺金才運以補這妙哉!

  戊子

  丙辰

  丙子

  戊子

  一歲 丁巳

  十一 戊午

  廿一 己未

  三一 庚申

  四一 辛酉

  五一 壬戌

  名人八字。余閱歷多矣。然欲命。局行運。一路清澄者。殊不斷見。有之。惟劉先生鴻生之命也。蓋丙生辰月。乾透戊土。為食神格。其露雙戊。則食神更必有務。不見陰土。則無傷官之混雜。月上丙火比肩幫峰。乃不悉泄氣太重。支下三子公辰。本有傷旞丙。然戊土製水。適成堤岸之功。而盡保母之職。可謂天成匹配。但命理約言云。有食不見財來。何悈類羹土飯。所幸三十一歲後。二十年西方金運。財氣通源。自宜云程萬里。富貴兩全。或謂壬運較遜。以壬丙一衝。不免平地風波。環生險象,然繼善篇有言。壬來克丙。須要戊字當頭,則局中原有兩戊。制壬有餘。烏足為慮。考此造命有缺憾。運能補之。運有危害。命能解之。此所謂一路清澄。畢世庥穌。飛黃騰達。其來有自。非偶然也。

  丙戌

  庚子

  丁未

  丙午

  九歲 辛丑

  十九 壬寅

  廿九 癸卯

  三九 甲辰

  四九 乙巳

  五九 丙午

  論命者。論休咎而已。斷生決死。有驗有不驗。蓋生寄死歸。有夢必醒。為盜遮而生。不如不伯夷而死。生則未必為吉。死則未必為凶耳。上為吾友柯君之命。丁生子月。本必殺旺。乃午未戍中三土。制殺太過。引以為病。前行卯甲兩運。盈財數十萬談命者。綿謂木之克土。病神除去。不脛而走。洵非誣也。預料運入乙木。豐發當尤達之。匯知竟於今庚乙運乙年。病而不起。然富貴雙全。兩子玉立。且皆有聲於時。強局不可謂不厚。否則以後已午火土之鄉。難免遭劫。若終於侷促之際。反不如今日考終之為得矣。則我友念庚之死也也。未始非幸而事耳。嘗見有陳姓一命。為乙已戊子丁未丙午。丁生子月。根本極輕。畏水之克。然已午未戊。重土如林。亦制殺太過,術者皆斷其戍運必死。卻今仍健在。惟於丙運。煙灑嫖賭。消耗資產。不計其數。至戍運為父驅逐。流而為丐。是乃雖不死亡。貽醜自苦。有何生人趣耶。觀夫柯陳兩造。生死適成對峙之局。則命精微。可以想見矣。

  乙丑

  辛巳

  甲辰

  甲子

  十歲 庚辰

  廿十 己卯

  三十 戊寅

  四十 丁丑

  五十 丙子

  六十 乙亥

  近閱西報。盛載英皇喬治第五之傅略。余之其生庚譯為夏厝,演成命局(排列如上)對照其事歷。頗有不爽者。夫甲木日元。子辰水局。已醜金局。為官印相生。乾透辛金正民。自是大貴之格。冠冕堂皇。統馭萬民。固所宜也。據傅十五歲至十八歲。環遊世界。念五歲管帶海軍魚雷艦。此時正交辰己財運。自應超拔出塵。竿頭日進。廿六歲患傷寒症甚劇。廿七歲乃兄逝世。卯運劫刃之故。四十六歲交醜運。財貴之途。已應發越。益以四十七歲辛亥年。又屬正官之鄉。果於是歲癸極,入承大統。足徵命之可信矣。現行甲運。身太重。官較輕。未許樂觀。余本不欲批外人之命。惟於髫齡時。嘗讀西史。深悉歐美風化。亦頗信運會之說。緣以中國命學。推證英皇之造。蓋冀研究世界文學者。進而教之焉。

  癸巳

  甲寅

  壬辰

  庚子

  七歲 癸丑

  十七 壬子

  廿七 辛亥

  三七 庚戌

  四七 己酉

  五七 戊申

  俗有所謂早子時夜子時之分雖者。乃以晚間十二時前。為本日之夜時。十二時後。為下日之早子時。此論曆法則或可。論命則萬萬不可。考曆書之稱夜子時。蓋表明節氣之交。在於子時之初(即十二句鍾之前)也。故衹有夜子初幾刻幾分。從未言及夜子下面和刻幾分。子時既正。固無所謂夜矣。可見夜字者。僅包括子時之前段耳。後人訛以夜子時為本日之子時。早子時為下一日之子時。且又憑之論命。無怪有毫釐千里之差矣。今以黃君之命。舉為例證。黃君生於光緒十九年正月初七日。晚間十一時半。八字排列如上。壬日從庫。時落庚子。年上見癸。生扶者眾。不以弱論況在初春。壬水餘威未失。乃喜木之泄秀。火之欣發。逢土克制。亦不為畏。故四十二歲前。一派金水運。浮沈宦海。栗碌無善。位不過科員。祿不過百金。去歲交入戍運。流年亦為戍。戍是燥土。有鎮水及溫煦之功。宜其蒐集各項科長。明歲起。即逢丙丁戊己流年。雲程更上。當敢預卜。未來臆斷。固不可盡信。已過之事。卻已誚驗 。乃有人堅謂是年正月初七。為辛卯日。晚間十一時半。乃屬辛卯是之旍子時。八字應為癸已甲寅辛卯戊子。然命局財多峰弱,何以前行庚辛幫身運。一籌莫展。更何以去年甲戍。身弱逢財。忽得良遇。往事皆無可符者。豈可據以為信乎。倘更質以誠如君言。則是日上千零時二十分,與晚間十一時半所生乾。皆為辛卯日戍子時,距離有十一個鐘點之差。而八字竟完全相同。寧有是理耶。不知彼將何以答我。(按此篇會發表於時代日報命學講座。鏇接蘇州紫闌巷十三號朱傲骨先生來函,謂夜子時理應日用今日。時用明日。蓋基於星平大成所謂今日之夜。非明日之早也。並蒙將黃君八字。改為癸巳甲寅辛卯庚子。又如評論曰。庚為幫峰。甲庚交戰。財已劫去。是以不作財多身弱論。庚運劫財。財逢劫村,栗碌固宜。雲年歲運俱戍。戍為陽土。為與印。土生金。財逢印以遷官。擢升科長。又何疑乎。窮通寶鑑雲。春月之金。餘寒未盡。性柔得生乃妙。廑此照錄如上。以待高明揣究。

  甲戌

  丁卯

  甲申

  庚午

  八歲 戊辰

  十八 己巳

  廿八 庚午

  三八 辛未

  四八 壬申

  五八 癸酉

  或有詢余者曰。八字亦有所謂精神飽滿者乎。余曰有。或又請益曰。奚以知其然。余曰。此誠難言之矣。蓋祇可以意會。不可以言傅也。緣將上列一命剖之。此乃余技人之子。甲生卯月。為至旺之鄉。時透庚金。提祿於申。斧鑿功深。梁棟成矣。月頭丁火。得祿於時,欣發木氣。

  璀璨成章。身既旺。殺又強。傷更健。兼以午申爽未財。點綴得宜。豈非如人之神清氣爽。精神飽滿者乎。月刃用殺。殺有傷制。舒配既美。行運亦無阻畏。蓋逢土為財。非身強所忌,逢火制殺益力。逢水則印以化殺。各盡其妙。誠無間言矣。是命雖格局平常。卻遠勝奇格異局之上。茫茫人海中,能有幾許耶。

  乙卯

  丙子

  乙丑

  丁亥

  一歲 乙亥

  十一 甲戌

  廿一 癸酉

  三一 壬申

  四一 辛未

  五一 庚午

  此鄭君命也。君為海上紗業界聞人。得失動輒萬金。其經營商業。範圍廣大。駭人聽聞。夫天干丙丁與己。一派火土財鄉。地支亥子醜卯。儘是水木幫身。標本停勻。更妙各立門戶。固不愧商場健將。且乙丙丁。亥子醜。乾支聯珠。矯勇善戰。角逐果敢。習性生成。非偶然也。前運壬申十載。積資三百萬。尤得力於申運。蓋原局缺金。申金會齊五行。源遠流長。生生不息故也。至癸亥甲子兩年。傾家蕩產。反欠人百餘萬。水木太過。所以致此。庚運為金。又屬大利。清償宿負。遊刃有餘。再盈數十萬金。去年甲戍。為劫財流年夏告室如懸磬。抑且高築債台。今年乙亥。已無活動餘地。按乙亥之水木太重。本非所利。恐年內有咎無休。興味蕭然。明歲丙子志。純逢火土之年。直如冬盡春回。大地錦鄉。又是花木暢茂。一片蓬勃景象矣。

  癸卯

  辛酉

  乙卯

  辛巳

  六歲 庚申

  十六 己未

  廿六 戊午

  三六 丁巳

  四六 丙辰

  五六 乙卯

  此為某軍人之命。癸酉暮春。嘗訪余廬。自言混跡軍五。碌碌半生。邇來環境蕭然。假投捕自盡者。已經三次。終不識命運如何。究竟生機絕否。余曰。乙木死於秋。患辛金根深。受克太重。幸有癸水之泄金生木。危而有救。椎丙丁不透乾。七殺不獲其制。日主則不克如滴天髓所謂懷丁抱丙。跨鳳乘猴。而仍嫌柔弱。為美中不足也。君既才識壓眾,抱負不凡。若遽萌短見。無乃自棄乎。前運一派土金。助殺壞印。故豐才嗇遇。莫展經猷。然本年即交午火運。制殺功深。定見轉機。如南方有故舊。前住求授。正可水魚膠漆。相得益彰。此人唯唯而去。闊別三載。忽於上月舊翩然復臨。神采煥發。大菲昔比。據謂別後亡命羊城。由舅舅氏之介。投效某軍長麾下。嗣得軍長之賞識提撥。竿頭日進。茲且攖重權於南和粵。比者。道經春江。因感余當年所斷之盡驗。指其求授南方。獲益尤非淺鮮。特來面謁。專伸謝悃。余緣再視其命。此後丁已丙三運。更較昌盛勉以鵬程無限。善自為國效勞雲。

  癸巳

  丙辰

  壬申

  癸卯

  一歲 乙卯

  十一 甲寅

  廿一 癸丑

  三一 壬子

  四一 辛亥

  五一 庚戌

  此為前中央研究院院長楊杏佛先生之命。考其辰月壬申日。並得生地庫地。夫又癸水雙透。身強有餘。套用丙火之幾。而已為祿。卯為丙母。財有淵源。胥賴乎經。一代文豪。且為文官。固其宜也。蓋命局租靜。病樂停勻。身分超拔。若合符節。四十一歲交辛運。辛來合丙。流年復逢癸酉。酉更沖卯。一片汪洋。用神盡拔。故不免為人狙擊。亦猶博流沙終。良可婉惜。以前壬運癸亥年。亦滿盤是水,乃得康莊平坦。誠使人百思而不解。然進而思之。已亥雖沖。究輕於卯酉之沖。則益信用神之祿。衝去猶可。用神之母。萬不可沖,是又增我一番經驗矣。

  辛丑

  辛丑

  丁酉

  丙午

  四歲 庚子

  十四 己亥

  廿四 戊戌

  三四 丁酉

  四四 丙申

  五四 乙未

  此為本埠張君之命。財重身輕。所妙時上一劫一比。雖嫌柔弱。還幸有根。幼時聞術者言。財多而強。且日支文昌貴人。定得賢美之妻。沾沾自喜。唯盼早賦燕詩。及至二十四歲。識同學某女士。由戀愛而成婚。女士品學兼優。初固伉儷甚篤。以為者之言驗矣。諜於庚午年。女忽弱於博弈。寢食俱廢。每晚輒至一百八十一號(海上唯一大賭窟。)作輪盤之賭。未滿一年。私蓄蕩然,無以自慰。乃由高樓跳下而墜死於非命。厥狀殊慘。客歲。張君又思欒膠繼續。惟慮復蹈覆轍。就決定余余曰。以財多為病財即妻星。烏足言內助賢美耶。惟戊戍土運。已成尾聲身運。即將蒞臨。此番續弦。當不致再如元配之結局。但欲介隨適意。亦斷定。規普通談命者。以為財乃妻星。日支乃妻宮。財旺者。或日坐財星者和力。殊不知財多為病之命。妻宮美於何者。論妻之優劣。固以財為標準九須先觀財之得用與否。若命中以財為喜神。財雖薄弱。亦主得妻之力。正不必斤斤於多寡之間。以論其美惡也。

  丙申

  癸巳

  癸亥

  甲寅

  九歲 甲午

  十九 乙未

  廿九 丙申

  三九 丁酉

  四九 戊戌

  五九 己亥

  此天津人李君之命。君恆角逐於跑馬場中。嘗得香檳頭。獎平日博弈。亦勝多於負。其營業所得這薪酬。僅敷支出 。跑馬所盈者。用獲豐積。或羨其賭運享通。以余視這。不過命局安頓。財星得用而已。蓋癸日甲寅時。傷官得祿。丙年已月。偏財得祿。傷財相生而流通。美滿極矣。妙有亥月帝旺。癸水比肩。申金正印。協力扶身。乃致身主不弱。堪任其財。尤妙寅亥既相合。已申又相合。亂中見靜。若不流連於跑馬。而孜力實業。亦未始不要富似陶朱。財比猗頓。前運皆屬木火。宜其不勞多獲。後運丁酉。財印之鄉。亦能日進斗金。利源四溢。李君勉乎哉。按寅申已亥。本為四沖。因其地位處置適當。由沖而合。以余經驗所得。此等四柱。不在少數。然再逢寅申已亥之一字。即為衝散全局。不以美論,聞李君在申運內。財雖無所盈虧。然家庭多故。殊苦精神之創痛焉。

  甲辰

  丙子

  辛丑

  壬辰

  三歲 丁丑

  十三 戊寅

  廿三 己卯

  三三 庚辰

  四三 辛巳

  五三 壬午

  近世談命者。凡見日乾與他乾相合。動輒以化氣格論,不知假化則庸俗無奇。真化則談何容易。書雲。化之真者。名公鉅卿。化之假者。異性孤兒。可見化之貴乎真也。上為宜陽縣政府張時甫先生命造。夫丙辛之事。時在嘉冬。可以化水。壬水元神透出。尤為純粹。醜辰皆濕土。不能克水。祇可蓄水。當不為病。是乃化格之真者。雖不必為名公鉅卿。要非池中物也。早年運都屬土鄉。一肩行李。兩視清風。三十三後,庚運之生不,辰運辛運之化水。飛騰上進,詎可限量。已運土金並藏。瑕瑜互見。壬運助格。尤見燦爛。午運被子水沖拔。夕陽在冊。為時不久矣。張君遙聞余名。通函囑評其造,余以其化格清純。殊不多見。前程當必大有可觀。故特志之。以視將來。

  壬寅

  壬寅

  辛未

  己丑

  六歲 癸卯

  十六 甲辰

  廿六 乙巳

  三六 丙午

  四六 丁未

  五六 戊申

  六六 己酉

  離婚之風日盛。夫婦之道乖。壬申初春。有王姓婦者。囑。評其無君命造倨謂溺情聲色。流連博弈。外宿多日。輒不一歸婦備受精神痛苦。擬與仳離。答卷曰。辛金雙見壬寅。又值春木萌動。財多峰弱,幸時上已土。納水生金。又得醜未之根,救弱主而任財。夫雖刵氣已動。節侯尚寒。土多均無暖氣。示中之丁。見奪於醜內之癸。寅中之丙。懾服於幹頭之壬。八字尚欠精神。自然之理也。乙運乙已之沖。已土用神受損。宜其如無鞍之馬。無楫之舟。隨波逐流。從人徵逐而莫由自主,試頭號貴夫子是否念六負起。迷沉淫樂耶。婦曰。然。余曰。是庸何傷。三十一歲歲尾。達足已運。火來欣發熾昌康泰。是應發揚蹈歷。丕振家聲。認定正途。悔司前非。則賢伉儷和好如初。齊眉偕老。奚必一時不克妨耐乎。婦乃暢然意滿。興辭而退後果應驗余斷。婦又詢余。伊夫之後運如何。余曰。三十六歲以下。丙午丁三運尤佳。後來居上,快哉快哉。

  庚辰

  己卯

  壬寅

  辛丑

  八歲 庚辰

  十八 辛巳

  廿八 壬午

  三八 癸未

  四八 甲申

  五八 乙酉

  六八 丙戌

  此蔣邦彥先生命也。蔣君幼年窮困。劬學無遺。黌舍蜚聲。早登鄉榜。壬運入仁版。歷膺浙江財政廳長。溫州關監督命使命。甲了年後。隨張宗昌服官魯垣。執掌財權極點資數百肆,參賽宗昌人敗。同避日本。戊辰年甲子月。被宗昌遣人潛殺於寓邸。夫壬日春生,寅卯辰會起木局。木多水縮為患。自取庚金為用。賴基生水制木也。以言格局。乃傷官司用印耳。春金廢而無力。萬不可逢火。幸不見財星,印無傷害。天干已庚辛壬。地支醜寅兒子辰。金水木聯珠一氣。精神飽滿。皆為貴徵。顯赫一時。固所宜焉。壬運比肩幫峰。故為發軔之始,以後僅千運稍遜。癸未運壞惡。甲運敵庚。戊辰年本為七殺助印。乃懾於運君甲亡之可能。雖幸而越過。至甲子月。終於殺身慘斃。可見命有前定。不可挽也。

  丁未

  丙午

  癸巳

  戊午

  三歲 乙巳

  十三 甲辰

  廿三 癸卯

  三三 壬寅

  四三 辛丑

  五三 庚子

  黃玉麟先生。皮簧聞於時。藝名綠牡丹。亦擅書畫。瀟灑儒雅。誠為利梨圓雋品。前以功君之介。囑評其命。余曰。戊癸相合。既見丙丁。又得已午未。而當榴火舒紅。槐艿結綠之侯。乃純粹經火之格。宜其慧質天生。學無不精。豈平常優孟。可望其項背哉。一生行運。應卯寅辛三部。最為醇美。惜少土運。否則土之泄秀尤為出色當行。辰醜為濕土。中含癸水。有悖於格。瑕瑜互見而已。或詢余何方為宜。余曰。既化火成格。自莫妙於南國。黃君貪首者再。據謂曩歲鬻藝雲南。賣座最甚。座價漲至八元有廳。勢將媲美梅博士之歐遊。足可豪矣。然得地利之宜。亦與有功焉。

  戊辰

  己未

  丁巳

  丙午

  四歲 庚申

  十四 辛酉

  廿四 壬戌

  三四 癸亥

  四四 甲子

  五四 乙丑

  人事滄桑。升沉無定。際茲景氣。富者貧。貧者困。世途尤險。比來海上經濟凋枯。地產衰落。市況蕭瑟。令人惴愉,尤以盧棠,鄔志豪。程霖生。三公慘遭失敗。更不勝今昔之概。余嘗得視渠等之命焉。盧命排 列如上。炎上而戊已吐秀。精時果乾。逢百庸凡僮輩。近走丙運。運屬助格,不應挫跌。殆以壬申癸酉年之克火。甲戍年之損傷戊土。乙廖年之克已沖己。運年不利。有所致歟。六十九歲後。行入寅運。歲運並美。或得東山再起。鄔命為甲申丙寅甲申壬申。建祿衝破,用丙火食神以制殺,固是長袖善舞之輩。且以出水梟神為病。刻在幸運。絆合丙火。歲逢乙亥。亥為壬祿,更如助紂為虐。遭際之一蹶不振宜矣。或謂未運殊佳。然壬運又險。縱能復興。亦不過野花一現而已。程命為丙戍癸已乙亥癸未。初視這。身財兩停。細侒之。立夏以後。已戍未丙。中南火土進氣。水木無根。遠不敵火土。應以身弱論。行運都屬克身。故雖飽享蔭福。歷來劫耗可觀。及至戍益為不支。厥後戍已兩運。財理身輕。仍難樂觀。際茲年屆大衍。詩云,明哲保身,程君正可如孔子之知命。而永自韜養矣。

  辛卯

  庚寅

  辛巳

  戊子

  七歲 己丑

  十七 戊子

  廿七 丁亥

  三七 丙戌

  四七 乙酉

  五七 甲申

  此造前當軍官。地運走至亥字。流為綁匪。戊辰冬令。奉判徒刑十三年。現尚系獄。囹圄生溽。殊形艱因。余視其命。無甚破敗。殊覺百思不解。客窗無俚。重溫滴天髓。見有載天履地人為貴。順則吉佤凶由悖二語。始恍然大司。蓋此命年柱辛金克卯木。月柱庚金克寅木。時柱戊土克子水。日柱已火克辛金。乾支覆載。悖逆刺謬。雖幫身眾多。而財食無能為力。所賴已火制金。身強用官。運至亥水。適沖已火。固宜墮落入格。甘為盜踏丙運戊辰年。土重如崩。縲線羈身。前程斷送。夫又何疑耶。

  丁亥

  壬子

  壬午

  庚子

  八歲 癸丑

  十八 甲寅

  廿八 乙卯

  三八 丙辰

  四八 丁巳

  五八 戊午

  客有述發橫財事者,流俗心理,娓娓動聽。余因意及二命焉。一即上列女命。壬水得祿旺於亥了。亦且水歸冬旺。身主強健。丁午兩財。即衰弱夫根。又受沖受合。乃不烊富有之人。然行運多木火。東南之暖。足以濟命局西北之寒。故處境袷旭,夫子並棕。尤以丙寅年。木火根深。財旺碠於極點固於秋。獅 得上海跑馬香檳頭獎。現又有一命。為丁示癸卯癸亥乙卯。或媚其旺食生財。必富無疑余獨謂癸水不任眾木。求富大難。抑或因富致禍。非金水歲運。弱主得助。方可積玉堆金。其人極信余言。蓋渠於醜運丁卯年。曾中萬國儲蓄會頭獎。終以木火太旺。財多身弱,富非應得。既遭順祿。又臥病二載。所得不償所失。直至二十三負交庚運。始見順利。癸酉年又是金水幫峰。是以十謀九成。且於冬季。得中航空獎券之分條頭獎。今已小康雖仍依人作嫁。然時作公債投機。動獲巨利。精神愉快。遠勝於一般大資本家雲。

  庚戌

  甲申

  己酉

  辛未

  二歲 癸未

  十二 壬午

  廿二 辛巳

  三二 庚辰

  四二 己卯

  五二 戊寅

  石軍長戀有二姝。俗納其一。以充俾室。不識二人之命。孰為優美。就決於余。余曰。庚戍之造。秋土薄弱。受重金泄。秀氣盡發,當有傾國傾城之姿。惟甲木官星死絕。乃非命發之格。或恐不安於室。或恐早賦孤鵠。良可畏也。另一女命。乃癸丑癸亥丙申已醜。雖傷官見官。幸初冬水旺。又有申金之財。泄土生水。官星有力矣。身主固弱,宜用亥中甲木偏伅。以之合傷幫峰。姿色雖不逮前命艷麗。然兩相評較。彼則艱寒卑薄。此乃愜心貴當。石軍長雖韙佟產。但終迷戀美色。卒娶庚戍秀艷之命。未閱半載。女果席捲遠揚。石軍長悔而無及。追從余囑之言。再覓癸丑之造。兾聯舊歡,詎料若女已嬪某君。安作商人婦矣。

  壬寅

  壬子

  丁亥

  癸卯

  八歲 辛亥

  十八 庚戌

  廿八 己酉

  三八 戊申

  四八 丁未

  五八 丙午

  此乃舞女陳佩珍之命。正式遣逮嫁。傅已五次,刻聞徵逐舞場。氨無所歸。仍度其摟抱生涯。夫一丁被眾水圍,明暗夫星。薈萃重疊。滿盤爭妒之象。是宜蛾眉螓首。蛇物蠍心。招展一般狂蜂浪蝶。如螻蟻之附膻也。現行酉運。生水有源。汪洋泛濫。恐仍意馬心猿。得隴望蜀。生張熟魏。送往迎來而已。三十八歲換入戊運。堤岸功成。方有樂觀。或不致浮沈花鏡。得能從一而終。猶足為門楣嬪婦。否則。四十三歲後。申運助起水浪。是又不堪收拾矣。按官殺並見之女命。得良善結果甚多。蓋其去留清楚。或制化得宜而已。若此命之五行少土。官殺不得其制。兩壬妒合一丁。癸水又來相爭。兼以亥中子中。互藏壬癸紛亂無以復加。不致夫星之二三其德星。蓋幾希焉。

  壬午

  丙午

  甲午

  庚午

  五歲 丁未

  十五 戊申

  廿五 己酉

  三五 庚戌

  四五 辛亥

  五五 壬子

  或謂地支一氣。類多貴格。然亦不可盡信。如上列之造。為江西文學家梅君命也。純支純午。卻屬一世清貧。蓋火熾木楚。壬水制不住。庚金任不住。勢大造為我敵。勢小騅為我用。宜其相如壁立。季子囊空。送窮有文。點金乏術。惟八字純陽。勁節高標。孤芬自賞。固是書生本色。早年聞術家言。辛運合丙。絆住旺神。應見飛黃騰達。詎料行入辛運。丁卯年忽得瘋癱之症。貧而且病。良以辛運本不為劣。歲逢丁字。又克沖午。滴天髓所謂旺者沖衰衰者拔。衰者沖旺旺者發,為禍之烈。不可收拾矣,又友人胡君八字,為庚寅戊寅甲寅。地支純寅。但殺重製輕。殊為缺憾。供職堸政部。運至已火。化殺功深。由主事而升次長。迨及壬運。黨殺之故。一落壬丈。午運雖亦化殺。終以壬水盡頭。屢起無成。近年來愈趨窮困。竊恐其甲申運。更有屋漏又遭連夜雨之苦也。

  庚辰

  己丑

  癸丑

  乙卯

  六歲 庚寅

  十六 辛卯

  廿六 壬辰

  三六 癸巳

  四六 甲午

  五六 乙未

  紹興蔣清渠先生。別署越洲胖漢。服務軍警政學各界。公暇喜研命理。深有心得。早年遊歷大江南北。足跡所至。各同事感請其談命。頗多中肯。前蒙郵示命造多則。囑余評斷。緣將管窺所及。呈呈請粲政。上為毛希蒙先生庚造。毛先生久歷軍旅。勛奠聿著。上年代理定海縣公安局長,勤求民隱。政譽更隆。夫癸丑日元。於立春前十五日。已值己土用事。土乃七殺。月支醜官本氣己土。藏乾辛金偏印。殺印同根月令。是為有情。又殺印同透天干。是為有力。殺印相生。有情而兼有力。貴格也。有為水庫。扶助日元。內有官食同宮。則官受制而不混殺。殺格愈清。乙卯食神得祿。制殺尤力。惜卯落旬空。略為減爭。覘其足智多謀。佐治民事。統率軍旅。皆足以衛國定邦。非偶然也。行運最忌財鄉。已運有破財之忌。現行午運。官聲可振。而阿堵物仍難有緣。乙未運大佳。丙運財來壤印危如壘卵。

  庚子

  丙戌

  乙亥

  乙酉

  四歲 丁亥

  十四 戊子

  廿四 己丑

  三四 庚寅

  四四 辛卯

  五四 壬辰

  六四 癸巳

  此系某軍需長之命。滴天髓闡微有雲。“弱者宜生。弱之極者。宜克而不宜生也。所謂虛則補其母。是以秋木凋落。宜金而不宜水也。”又曰“太衰宜克,衰極宜泄。”依此而論。本命乙木日乾。生於立冬前十日。土王用事。身從死地。時歸絕處。年逢病鄉。所依以生存得。賴有戍支身庫,及時乾比肩。雖曰衰弱。尚未臻極地。宜克而不宜世也明矣。余以財旺生官立論。或有取丙火傷官。意為庚亥。死於酉。胎於子。僅有戍庫可賴。庚金有兩乙遙合相助。勢非孤立。按其身掌榷務。繼任軍需。何莫非旺財生官之明徵耶。現行庚寅運。官坐絕地。宦海多風波。寅為羊刃。與亥作合。以刃化印。宜其顯達。名利兩振。卯運欠利。

  己酉

  己巳

  癸酉

  戊午

  三歲 戊辰

  十三 丁卯

  廿三 丙寅

  三三 乙丑

  四三 甲子

  五三 癸亥

  六三 壬戌

  上系餘姚縣民生工廠朱聯泉廠長之造。祖業甚豐。賦性篤厚。殊為地土紳所推戴。廠內經費毫無。概由朱君捐助。夫癸酉日元。生於立夏之後。值火土當權。財官用事。月令官星透天干。理取官星為用。財印為輔不料兩位七殺。年月盤距。大有官煞混雜之嫌。書曰官煞混雜。制煞為福。今四柱不見食傷。制煞無物。妙有印綬化煞。則官乃純。立身玫界。名譽降崇。運途以寅運及乙丑運。俱順境。甲運稍差。子運亦利。癸運分官欠吉。

  乙卯

  庚辰

  丙子

  壬辰

  四歲 己卯

  十四 戊寅

  廿四 丁丑

  三四 丙子

  四四 乙亥

  五四 甲戌

  六四 癸酉

  舊命書人以壬辰戍醜未之月。謂之雜氣。以其藏支多。故謂之雜,唯命理約言一書。辟之最暢。今丙火生於辰月。時透七煞。普通命家當取時上一位貴格。其他六神。概置間廢。愚見所及。取命格當以月中藏神。透乾會支為重,本命身健(多印生之。)印旺。(月時之印透天干。)財透。(乙助庚勢。)煞強。(壬旺於子。非混官也。)當取食用煞印。立業宜近財蓋食生財。財滋煞。煞生印。印生身。邊環滋生,非勝達而何,行運最利。食傷。身旺印綬亦宜。逢煞無傷。遇官非福。內助賢淑。財得食生也。令子克家。食神制煞也。

  (據聞。此繫上海四明銀行儲蓄部張群八字。亦由蔣翁示我者。)

  甲辰

  甲戌

  癸未

  辛酉

  九歲 乙亥

  十九 丙子

  廿九 丁丑

  三九 戊寅

  四九 己卯

  五九 庚辰

  六九 辛巳

  上系安徽某當經理謝君八字。癸水生於戍月。已近黃土當權。土克水為正官。年支辰土。又是正官。時上辛酉乾支。皆金。金生水為印。則局中。有官有印。理當飛黃騰達。宦海航行。何今屈居市塵經理質物為事。寄人籬下。辛苦萬狀。厥故維何。要知官星宜露。露則清高。今辰戍之官。藏而不露。一也。辰戍沖。官與官自起衝突。二也。官既不透。而與官作仇之傷官。加蓋兩官之上。三也。有是三者。宦海無緣。乃致朝奉頭銜。加於身上矣。本命傷官透露。英華外發。作事精明。涉足近東南為妙。住家離祖基相宜。行運以戊寅己卯大佳。

  辛亥

  辛丑

  甲午

  癸酉

  七歲 壬寅

  十七 癸卯

  廿七 甲辰

  三七 乙巳

  四七 丙午

  五七 丁未

  六七 戊申

  此南京杜靄移先生次女公子。錫貞女之命也。杜公曆任蘇省南匯江陰江浦等縣知事多年。政績卓著。敝友蔣清渠先生 。蒙杜公延請辦理司法。兼第一科行政。相處多年,彼此投契。近有某君為女士作伐。與某公子撮合。杜公深悉蔣君精於命理。請其推評而決焉。邇因蔣君與千里控討命理。昨蒙將女士並婿之庚造開示。謬陳芻蕘於次。本命財旺生官。而官星太旺。透印以解。乃得中和。午中傷官甚妙。是救病之藥也。運行木火相宜。金運大忌。合乾造而觀之。洵是天成佳偶。可見杜公擇婿之目力不差。蓋婿命為戊申甲子戊戍戊午。戊土生於子月。四柱火土重重。身強財旺而煞透。富貴之命也。年坐文昌。學藝定許軼眾。時逢羊刃。七煞遇之為奇。子午相衝,妙有中戍調解。當卜性極忠實。意志傲強。行運忌走火入土。水木最利。

  庚子

  甲申

  癸酉

  癸丑

  五歲 乙酉

  十五 丙戌

  廿五 丁亥

  三五 戊子

  四五 己丑

  五五 庚寅

  六五 辛卯

  上列庚造。系福州南台王世昌先生。上年郵寄蔣清渠先生推評。今蒙開示。謬陳管見於後。癸水生於申月。金白水清。秀而無比。依滴天髓通隔而推。年上庚金。為發源之地。流通至時上醜土而止。最可喜者。月乾甲木。能運動水氣。能生火以調和金氣。四柱地支。子申半會水局。酉醜半會金局。滿盤金水。若無甲木透出天干。則金水混濁不清耳。正印用傷。別無可取。覘君之門第清高。材藝鐵眾。可斷言也。坐下酉宮偏印。必偶能家之女。眾三槐流香。行運己丑十年。上下皆煞。一帆風順。平步青雲。名利崇隆。攸往鹹宜也。庚寅運。亦許順境。壬辰運有礙。

  庚午

  己丑

  己未

  甲子

  七歲 庚寅

  十七 辛卯

  廿七 壬辰

  三七 癸巳

  四七 甲午

  五七 乙未

  六七 丙申

  上系紹與益新玻璃廠主人劉炳輝先生之造。亦由蔣清渠君開示。囑余評斷。查已未日元。生於丑月。已值土旺用事。柱中土凡五見。所好乾醜未逢沖。衝出醜中辛金食神。而年庚傷官。為辛金之助。一生安居樂業。財丁兩旺者。全賴於食傷之力也。本命八字取用。年祿既不足以言格。合化又見姟合難成。不如季土疊疊。喜重金以吐秀。月辛年庚。取用為妙。而時上之財有源。不特中饋得力。家境漸豐。了孫繩繩。全在醜未一衝。庚辛之力也。行運壬辰癸已念年。財源逢庫。喜神遇長生。營業這發達。獲利之豐盈。無可比擬。生齒日繁。更意中事耳。甲運稍差。乙未運更順境。入丙運宜防衛。

  庚申

  乙卯

  丙戌

  庚寅

  三歲 庚辰

  十三 辛巳

  廿三 壬午

  三三 癸未

  四三 甲申

  五三 乙酉

  六三 丙戌

  七三 丁亥

  此系福建劉杏村先生長子含懷兄八字。丙乃純陽之火。其勢猛烈。能鍛庚金。遇強暴而施克伐也。坐於犬鄉。會虎合兔。火勢益厚。日主健甚。己土臨月乾,以卑濕之土。能收元陽之氣。得以泄丙火之威。壬水藏年支。汪洋之水。能制暴烈之火。得以遏陽火之焰。庚金兩露。財臨旺地。本命取格。依正理以推。身旺印強。自然以食傷為用。泄其太過。茲卯戍相合。正印化劫。不若取傷官用財為得當也。夫火土日元。人極渾厚。資質靈敏。傷官透露。生出偏財。高傲之中。帶有歲分柔氣。將來讀書經商。兩均相宜。若立身於金融界。尤卜極重位高。發展地盤。西北最利。行運以已火比肩祿堂。身強不喜生扶。刑耗在所不免。壬午運。壬為七煞。午為羊刃。馳譽社會。家道興隆。立德立言。有名有利。癸示運正印遇官。惜露傷官。美中一足。甲申運一帆風順。乙酉運。乙為正印。酉為正堸。於命於格。似無衝突。乃乙木絕於酉。丙火死於酉。印綬身主遭傷。刑耗有之。丙戍運尚可丁運則殆矣。

  辛亥

  丙申

  戊午

  己未

  三歲 乙未

  十三 甲午

  廿三 癸巳

  三三 壬辰

  四三 辛卯

  五三 庚寅

  六三 己丑

  戊午日元。戊為陽土。喜潤得惡燥。今生於立秋之後。已金旺而土休。幸坐午宮旺地。又有羊刃幫身。日主高強。一生樂自無憂。格取申宮食神。兼取偏財為相。名曰食神生堸。所以泄身之秀。調劑火土之和。用食忌梟。丙火梟印蓋頭。則食愛制矣。詎知丙辛作合。而印非其印。傷官透露。主人性剛。月坐文昌。無怪金石書畫。不學而能之也。戊坐午日。羊刃逢印綬。理應殘疾帶身。行運以已火祿祿堂不利。壬辰辛卯庚。念五年。有財有名。大吉大昌。寅沖申。多麻煩耳。(餘姚魯昌寧君八字)

  丙戌

  乙未

  丙戌

  辛卯

  六歲 丙申

  十六 丁酉

  廿六 戊戌

  三六 己亥

  四六 庚子

  五六 辛丑

  六六 壬寅

  此紹興陳君泳之命也。傷用財。生於立秋前半月。正值土王用事。神峰所謂真傷官。運行戊戌已三部神逢運透清。時值光復。絲綢價格銳跌。陳君在杭開設乾裕水綢莊。經營十四年。獲利三十萬。人亥運。憾於亥卯未會成木局。事業凋疲。乃賦歸來。擁資二餘萬。足享林泉之福。將來交子運。尚可再起。蓋六月間火土。燥烈已極。柱中卜見滴水。故富而不貴。今逢子水滋潤。調侯為急。豈 不勃然興者乎。

  甲申

  戊辰

  丁未

  丙午

  三歲 己巳

  十三 庚午

  廿三 辛未

  三三 壬申

  四三 癸酉

  五三 甲戌

  此系陳泳之君胞兄。馥堂先生造。是亦火土傷官。與泳之君火土傷官。大相逕庭。蓋泳之自手經營綢業。獲資數十萬。馥堂亦自設綢肆。未及三年。因虧耗不支。停為家居。株守田園而已。運行壬申時。傷官見宮。一內作地。破財喪妻。備償困頓。細按之。丁乾陰火。生土之力甚薄。而戊土不產真金。故無生財之道。壬運之不入黃泉。賴甲木之工。稍納水勢耳。

  庚午

  癸未

  壬午

  辛丑

  四歲 甲申

  十四 乙酉

  廿四 丙戌

  三四 丁亥

  四四 戊子

  五四 己丑

  上系蕭山金伯平先生之三公子。德潤孩造壬日坐稈。號曰祿馬同鄉。言其有財有官也。生於立秋前十日。已值已土用事。官臨量地。印綬透天干。正財伏兩午財民三奇俱全。洵上乘之命也。未月壬水。力本薄弱。今有癸水幫身。兩印生身。弱而不弱矣。宜於政界立身。位高權重。收入亦豐。但劫財透乾。剝削極重。乙亥丙子二年。上學讀書最利。行運自酉字起。至亥字止。俱臻佳妙。戊運平平。子運羊刃逢沖。家口多麻煩。骨肉有刑傷。己丑十的亦佳。庚辛兩運。恐有不利。

  辛亥

  庚寅

  丁未

  辛亥

  一歲 己丑

  十一 戊子

  廿一 丁亥

  三一 丙戌

  四一 乙酉

  五一 甲申

  六一 癸未

  丁火日元。生於立春後一日。嚴寒未解。火力未充。得木生之。自然氣焰勢足。複查年月日時。四支俱有甲乙之木。生火已嫌過多。而寅宮丙火。未中丁火。亦皆有輔主這功。財神高透天干。正官藏於兩亥。本命財官印三奇俱全。理應聲名腃達。平步青雲。何今屈蟄市廛。寄人籬下。持籌握算。鎮日勞勞。要知柱中寅亥作合。亥未椇地。官星暗損。宦海無緣。習賈經商。方堪溫飽。印遇幾傷。堂上之蔭庇不久。正財明露間中之威力獨張。子息無多。有二位足滿欲望。日逢天德。遇險事可以化夷。亥為乙貴。游異鄉到處歡迎。大運初交己丑戊子。俱未順利。骨肉刑傷。丁火幫身。亥運官貴。連丙戌十年。有名有利生子添丁。乙運欠佳。酉運尚順。壽阻未運底。(天津陳德培先生命造)

  戊申

  丁巳

  己巳

  辛未

  八歲 戊午

  十八 己未

  廿八 庚申

  三八 辛酉

  四八 壬戌

  五八 癸亥

  六八 甲子

  己土日元。其性插濕。能生木亦能潤金。生於已月。赤帝司權。土隨母量。日主高強。依理而推。當取正印為格。一派火土。混濁不清,所幸傷官傷盡。用這為奇。性極高傲。作事聰明。祖業不豐。尚堪溫飽。將來自手發展。獲資基鉅。妻堅配。方免刑傷。子遲得。乃有收成。大運初行戊午己未。火土幫身。不見佳妙。庚申辛酉念年。喜神透清。添丁增口。財帛進門。壬癸財運。柱中劫多暗受其損。恐多麻煩。亥運沖已。不利。(餘姚王吉哉先生之命造)

  庚辰

  丁亥

  丙辰

  丁酉

  六歲 戊子

  十六 己丑

  廿六 庚寅

  三六 辛卯

  四六 壬辰

  五六 癸巳

  六六 甲午

  上為寧波第一特區行政志員。 先生這八字。丙火生於亥月。冬日可愛。丙丁幫身。亥中殺印同宮。庚財通根於酉。滋殺有源。辰中食神制殺。舒配得宜。以故蚤歲軒昂。政聲聿著。入壬辰運。殺食兩顯。出任專員。辦理新嵊奉三縣剿匪事宜。旌旗所至。小丑披靡。甲運本有奪食之嫌。柱露庚金。仍奮發有為。午運羊刃。靜養太和為妙。

  乙巳

  乙酉

  丙辰

  丙申

  九歲 丙戌

  十九 丁亥

  廿九 戊子

  三九 己丑

  四九 庚寅

  五九 辛卯

  六九 壬辰

  七九 癸巳

  四柱天干。兩乙兩丙。木火相生。人必曰兩乾不雜格。其實不然。女命所注重者財官。柱中有財有官。不沖不破。便為佳造。今丙火生於酉月。正財當令。與年支之已。半會金局。與日支之辰。合而化金。會合俱為財。本命財乃極旺。可覘其極有才能。作事幹練。交際手段亦高。柱中東合會。面面留情。幸有兩印透乾。操守貞潔。幫夫助家。鄰里稱賢。行運戊子己丑念年。助夫興業。家有餘歡。庚運亦佳。寅運沖申。未見佳妙。辛卯運亦順境。人壬辰運。遇壬戍年。最要防衛。(餘姚徐德聖先生夫人八字。)

  己酉

  己巳

  丁丑

  甲辰

  四歲 戊辰

  十四 丁卯

  廿四 丙寅

  三四 乙丑

  四四 甲子

  五四 癸亥

  六四 壬戌

  上系福州省郵務局秘書鄭炳年先生之郎君。希文兄庚造。現在上海東湖法律學院肄業。品貌秀麗。學問淵博。核其命理。確相符合,非偶然也。丁火生於已月。年酉長生。日醜墓庫。時乾正印。日元健朗。或取食神生財。或以月刃當煞。言雖有理。皆非正論。當以月劫用財。或疑既用劫。又用財。豈非自相矛盾。世有令盜踏之人。而掌銀庫者乎。詎知月劫用財。須帶傷食。蓋月令為劫,而以財作用。二者相剋。必須食傷化之。始可轉劫生財。今柱中食神兩透。甲己作合。正印意向食神。生財綽有裕餘。本命不但轉動生財。且可化劫為財。曷云乎。四柱地支。已酉醜相會。即以劫財之火。化為金局之財。而時支之辰。生年支之酉。亦有助於金局。兩位食神,俱有生財能力。安得不大富貴亦壽考耶。夫食神健朗一生衣祿無虧。年坐文昌學藝定占軼眾。豐范清秀。姿質靈敏。印透時乾。又見其宅心正大。無黨無偏。他時為國宣勞。自不浮沉隨俗。今日研究法律。正以栽植基礎。查其一生行運。除醜運火庫。稍有蹉跌外。餘皆迪吉。美不勝言。滴天髓所謂一清到底有精神。管取生平富貴真。堪為斯造詠。

  辛亥

  庚子

  庚辰

  丙戌

  十一 己亥

  廿一 戊戌

  三一 丁酉

  四一 丙申

  五一 乙未

  六一 甲午

  七一 癸巳

  上系炳年先生第三郎君希傑先生庚造。求學北平大學。推評四柱。庚金生於仲冬之月。坐下辰土。月乾庚金。年乾辛金。皆足為日元之助。身主健朗。可覘其德性堅定。作事精明。傷官坐月令。英華外發。聰明伶俐。年支遇文昌。學術高明。堪以預卜。身強宜泄。月支子水。正所以泄身之秀。而亥子會成水方。子辰半會水局。雖曰方局不宜相混。要皆擁護傷官。意向一致。則以傷官取格。自無疑義。時值冬令。水旺金強。嫌其過寒。所幸時上丙火透天。不惟冬日之可愛。調侯亦關緊要。故兼取七煞為相。名曰傷官帶煞。行運丁酉丙申乙未甲午均佳。

  丁亥

  壬寅

  戊申

  壬子

  三歲 辛丑

  十三 庚子

  廿三 己亥

  三三 戊戌

  四三 丁酉

  五三 丙申

  六三 乙未

  上系紹興蔣清渠先生庚造。別署越州胖漢。曾畢業中校。清季在本省各府辦理刑名。暨新政事件光。復後人法校聽講鏇。辦紹興成章女中校。歷任蘇省各縣司法科主任。及第一科科長。十六年後。在浙江省防軍任書紀官。升首都警察廳佐治警政。近復辦理建設新政。前承開示庚造。囑予評斷。

  戊屬土。為萬物之線。此常論也。其實僅憑單獨之土質。雖一草一木。亦不能滋長發榮。必須水以潤之。火以暄之。始可生生不己。今月支之寅。中藏丙火。月乾之壬。明明屬水。水火兩全。萬物資生。門第清高。人才軼眾。於此可卜惟細按之。年支逢亥水。時乾透壬水。日時二支。又聯合水局。水計有五。僅恃年乾丁火。及月支之寅。所藏丙火。斷不能勝多數之水。雖曰水火兩全。究未坎離調變。必須運入火土。助日元用神之不逮耳。查己運尚佳。亥運不利。戊戍丁酉丙申卅年。名業崇隆。生子餘金。公私暢適。攸往鹹宜。六十七歲癸已年多麻煩。慎防為要。

  乙丑

  庚辰

  己未

  庚午

  六歲 己卯

  十六 戊寅

  廿六 丁丑

  三六 丙子

  四六 乙亥

  五六 甲戌

  六六 癸酉

  上為程柏堂先生庚造。程籍紹興。光緒丁酉年拔貢。截取京官乙已年。出任蘇省華亭縣知縣多年。光復後。歷充厘差。並在江浙財政廳任秘書科長等職。工於八法。頗負盛名。家資巨萬。伉儷和諧。查其庚造蓋己土。生於辰月。季土疊疊。午火居時。日元強旺無疑。或以日祿蹄時沒官星取格。或以月劫用煞定評。按之旺者宜泄。季土疊疊。宜重金以吐秀。本命幼歲選拔萃科。歷官京曹。壯年出膺花封。政聲卓著。非其傷官得氣而何。精文學。擅八法。猶餘事耳。查大運甲運稍差。聞彼時篤信佛學。靜心休養。得以化險為夷。戍運癸運重列仕版。一路順境。酉運食來混傷。難以言吉也。

  庚辰

  戊子

  己卯

  乙亥

  八歲 己丑

  十八 庚寅

  廿八 辛卯

  三八 壬辰

  四八 癸巳

  五八 甲午

  六八 乙未

  上為曾任浙江餘姚湯溪等縣縣長端木彰先生庚造。己土生於子月。偏財當令。柱中七煞重重。財來滋煞。故歷任軍界要職。(前浙省魯主席滌平是其門生。)柱中所缺者印綬。殺無印不威,故其人溫厚和平。藹然可親。內權獨擅。蓋殺居日支也。迨運入已地。煞印相生。而寒令之濕土。遇陽光普照,豈有不舒展之理。故於壬申年四月。委署餘姚縣長。至甲戍夏季。調篆湯溪。政譽卓著。近甫卸職。預科入甲午運。木能生火。而火生土。必較己運尤勝。且甲與己合。官不混殺交乙運合庚不利。

  庚子

  乙酉

  癸巳

  己未

  八歲 丙戌

  十八 丁亥

  廿八 戊子

  三八 己丑

  四八 庚寅

  五八 辛卯

  六八 壬辰

  上系寧波豐紗廠經理凌俾麟先生庚造。命書所載。癸日坐向已宮。財官雙美。則人生於癸已日元。無有不富而且貴者。其實要四柱合看。未可以一概論也。本命癸水生於白露之後。正值為金司令。偏印用事。年上透出庚金正印。而乙木助之。年支比肩。又是祿堂。總觀癸水日乾。有如許擁護之神。則弱而不弱矣。本命取格取用。有以歲祿有官。或取時上七殺。細按之。年祿固不足以言格。時殺亦難免偏激。以錢綬化殺。最為確當。柱中金水兩旺。可覘其性極喜動。但有己未兩土。堤防。故動而就範。宅心正大。姿質靈敏。殺印透乾。宜乎幼年經營紗廠。振興實業。行運戊子稍差。己丑庚辛。大吉大利。莫嫌老圃秋容淡。霜葉紅於二月花。

  戊戌

  戊午

  丁卯

  丙午

  二歲 己未

  十二 庚申

  廿二 辛酉

  三二 壬戌

  四二 癸亥

  五二 甲子

  六二 乙丑

  上繫上海大眾書局經理樊劍剛先生八字。丁火生於午月。正逢當令之時。日主甚為強健。如以兩祿幫身。丙火畏輔主。卯木年乾。雖曰至剛莫廠。究嫌其太過。幸有兩戊透乾。得以泄火之秀。本命和事機警幹練。才學高明。於此可覘。所惜四柱五行缺水。似此火炎土燥之際。能有甘泉滋潤。則坎離調變。前程莫可限量。今賴運來補救。未為晚也。本命以建祿用傷取格。泄其太過。亦得秀氣。雖不及春木秋金之貴。而火土傷官。適亦得時乘勢。經營就富。可斷言也。行運庚申辛酉財運。於格最利。但柱中比劫環伺左右。定有耗財之舉。壬戍舉亥廿年。火土傷官。見官本忌。乃調候為爭。故反吉也。經營獲利巨萬。毋煩贅述。

  丙戌

  丁酉

  己卯

  丁卯

  九歲 戊戌

  十九 己亥

  廿九 庚子

  三九 辛丑

  四九 壬寅

  五九 癸卯

  六九 甲辰

  上系營口天和報關行經理張之聲先生庚造。已土生於酉月。正值秋金司令。食神當權。泄身之秀。美不可言。無如四柱天干。陽火陰火。層見疊出。食神受印綬之掣肘。已無遁飾。所謂火炎土燥。金無所賴。且卯酉逢沖。酉戍相害。將極妙秀氣。完全剷除。本命弱點。即由於此。卯宮偏官。結黨攻身。原冀食神來制。不圖食神本身。四面楚歌。自顧不遑。乃偏官不得不用印來引化。所謂制殺無如化殺高。以食神格而兼用殺印。行運自子字起歷行辛丑壬寅癸三拾年。步步順境。處處遂心。經商獲利。數可驚人。惟妻不克。主不睦。子艱難雲。

  戊子

  乙丑

  辛丑

  壬辰

  五歲 丙寅

  十五 丁卯

  廿五 戊辰

  三五 己巳

  四五 庚午

  五五 辛未

  六五 壬申

  鄭正秋先生。經才緯抱。四海知名。其於戲劇及電影。不過寄情抒懷。效生公之說法。予世人以針砭而已。頃以噩耗傳來。大雅雲亡。不勝人琴之慨。緣乘本書付梓之際。特殿是篇藉誌哀悼。余與先生。由詩文之酬酢。交締忘年。先生最信余課。遇重要機密。輒委占六壬。時蒙以有期許。挙注彌殷。每挹其芝光。聆其蘭語。恆令人一往情深。不能自己。查先生之命造。辛誕寒冬。疊逢重土盛水。既患寒濕。又兼柔弱。所以質同蒲柳。未老先凋。早年丙寅丁卯等運。東南濟美。學冠群英。迨交戊辰重土。書劍飄零。風塵潦倒。已運亦未償宿負。已庚兩部。一火一金。方見飛騰。何期歲逢乙亥。月遇癸未。亥子醜會北方。癸水又助濕。醜未再衝動。哲人遽萎。社會上又失一急公好義。學養從深之俊彥。能不長歌一哭乎。

  己未

  戊辰

  丁未

  戊申

  五歲 己巳

  十五 庚午

  廿五 辛未

  三五 壬申

  四五 甲戌

  某名公以楊秀瓊之八字。囑余推評。夫丁火滿見戊己於乾支。又在穀雨之後。黃土當權。應如命理約言所云。“日主無根。滿局皆傷。則當從傷。”不作身弱論。亦即滴天髓所謂“從兒格”是也。宜其巾幗英才。矯強特立。十五歲行來庚運。財星得祿。秀氣流動。自應一鳴驚人。聲譽震全國。芳蹤所至。公卿倒屣。惟明年丙火克庚。幸以高危滿損為戒。丁丑年或有關睢之兆。往後午運平淡。辛未十年。福祿綿密。壬運多險。四十歲繼以申金癸水酉金鹹吉。五十五歲晉甲運。制傷破格。危如累卵矣。

  甲午

  丁丑

  辛酉

  甲午

  八歲 戊寅

  十八 己卯

  廿八 庚辰

  三八 辛巳

  四八 壬午

  五八 癸未

  周信芳君,藝名麒麟童。具雋才。為劇界全能。稱梨園宗匠。余視其命造,財殺兩強。而以日坐比祿。月得印綬為根。第日主較弱。不堪任財任殺。所以富貴非願。弦歌寄情。仗義疏財。安貧潔己。然支中土金重重。可以幫身。是謂明病暗樂。宜其一曲風傳。萬人擊賞。殊非尋常優孟。可與同日而語也。再核運程。庚、辰、辛一派土金。盛名勿替。明年進已字。三合金局。樓台更上。四十八歲後。壬午十年。側重財殺。恐多糾紛。而宜倦飛知不矣。

  辛酉

  戊戌

  丁未

  壬寅

  七歲 丁酉

  十七 丙申

  廿七 乙未

  三七 甲午

  四七 癸巳

  五七 壬辰

  六七 辛卯

  閻錫山封翁。富貴壽考。一身兼全。余嘗推評其命。丁誕戍月。乾透戊土。為傷官格。戊生辛財。辛生壬官。壬生寅印。寅又生知。循環不息。生氣盎然。如是命局。固不論金木水火土之歲運。或太過。或不及。皆得生化補救。致險無由。所以鶴骨松身。克享遐齡。而福祿綿密。令子賢肖。尤為可貴。誠今世之郭汾陽也。按余講學於申商學會時。某君以辛酉戊戍丁未辛丑一造見詢。余斷為棄命從傷。以甲午兩運最危。據云。亦政海名流。早於甲運騎馬墮亡。噫。僅與閻封翁之命。相差一時。而壽夭之異。有如是者。亦可畏矣。

  乙酉

  庚辰

  壬寅

  己酉

  五歲 己卯

  十五 戊寅

  廿五 丁丑

  三五 丙子

  四五 乙亥

  五五 甲戌

  孫傳芳死矣。世之論其功過者。嘖有煩言。無須再贅。惟既放下屠刀。扳依三寶。仍不善終。莫非命也。亦為吾人所急欲研究者也。夫壬水歸庫於辰。金凡三見。乙木合去。金水占優。以身強論。己土之官。助印有餘。拘身不足。應棄而用寅內丙財。賴其破印。並以為表張耳。盛於丙運。用神得助也。敗於子運之未。用火忌見水也。乙運以還。寂然無聞。亥運合寅奪丙。每況愈下。本年乙亥。再逢十月亥建。三亥交攻。用神潰敗。殺人者終被人殺。夫復何疑。(以上四則。乙亥十月二版增刊)

  己未

  戊辰

  丁未

  戊申

  五歲 己巳

  十五 庚午

  廿五 辛未

  三五 壬申

  四五 癸酉

  五五 甲戌

  六五 乙亥

  某名公以楊秀瓊之八字。囑余推評。夫丁火滿見戊己於乾支。又在穀雨之後。黃土當權。應如命理約言所云。“日主無根。滿局皆傷。則當從傷。”不作身弱論。亦即滴天髓所謂“從兒格”是也。宜其巾幗英才。矯強特立。十五風行來庚運。財星得祿,秀氣流動。自應一鳴驚人。聲譽震全國。芳蹤所至。公卿倒屣。惟明年丙火克庚。幸以高危滿損為戒。丁丑年或有關睢之兆。往後午運平淡。辛未十年。福祿綿密。壬運多險。四十歲繼以申金癸水酉金鹹吉。五十五歲晉甲運。制傷破格。危如累卵矣。

  甲午

  丁丑

  辛酉

  甲午

  八歲 戊寅

  十八 己卯

  廿八 庚辰

  三八 辛巳

  四八 壬午

  五八 癸未

  藝名麒麟童。具雋才。為劇界全能。稱梨園宗匠。余視其命造。財殺兩強。而以日坐比祿。月得印綬為根。第日主較弱。不堪任財任殺。所以富貴非願。弦歌寄情。仗義疏財。安貧潔己。然支中土金重重。可以幫身。是謂明病暗樂。宜其一曲風傳。萬人擊賞。殊非尋常優孟。可與同日而語也。再核運程。庚、辰、辛一派土金。盛名勿替。明年進已字。三合金局。樓台更上。四十八歲後。壬午十年。側重財殺。恐多糾紛。而宜倦飛知還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