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羊座女難道要做水瓶男背後的女人

  這是一個正在發生的故事。

  男主角:1974年出生的水瓶座

  女主角:1991年出生的牡羊座

  我和他認識快3個月了。

  我:牡羊座,職業:導遊。今年21歲。從小經歷的事情較多,自10歲父親離我而去後,便比同齡人要成熟了許多。但本著一顆積極向上的心態與姐姐給予我無限的關懷,總體來說還算好。

  他,水瓶座,職業:政府官。今年38歲。家庭較單純,父母健在,全家人都是公務員。已婚,一兒一女,妻子也在政府機構上班。在當地有知名的身份,顯赫的地位。從小是個乖寶寶,但思考問題能力強。

  幾個月前,公司安排我帶一個政府團,行程是3天。正因為要我去帶,是因為難度較大,也算是對我們公司的一個考驗。從上車開始介紹自己,介紹行程起,我就感受到了他的認真。也許對我的歡迎辭還算滿意,他帶頭開始誇起我來。

  之後的行程在他的幫助下都很順利,很奇怪,我與他很有默契,他的一個眼神,一句貌似不經意的話我都懂,所以整個團都沒有什麼挑剔。

  在大家獨自欣賞景點時,我與他有一句沒一句的交談著,一般都是他問我答。他問我對未來的一些安排規劃,我對現在職業的看待,我的大學是哪裡等等。最後才知道,就是我的回答里,他對我產生了好奇。

  也許因為,我的回答里沒有爸爸,媽媽。他覺得我的想法比同齡人成熟,覺得我有時有那么點憂鬱而有時又有那么點可愛。

  回來以後便經常與我聯繫,送我東西。我是很不習慣接受別人東西的女孩,而且我也是很難對異性產生好感的人。但他一再的邀請我出去吃飯,知道我愛吃魚,便帶我去最貴的地方點野魚。看我把名片放在錢包里,他就立刻買名片夾給我。許多地方無微不至的關心著我。而我深刻的明白我與他的不可能。可我不習慣別人對我好。不習慣去索取別人的東西。更不習慣去欠任何人的情。

  直到有一天夜晚,他對我說他喜歡我,愛我。

  我非常尖銳刻薄的批評他:你憑什麼說愛我,有什麼資格。你有那么幸福的家庭。而且,你誤會了,我不是你眼裡的那種女人,可以隨便的去和一個已婚的人發生什麼。第一,我不缺錢。第二,我不虛榮。第三,我不喜歡你。所以,你不要以為我會怎么,我們自己好好過各自的日子吧。當我說了這翻話後,我發現我錯了,因為他的眼睛告訴了我他不是撒謊。頓時心裡很心疼他,他說,你真的不愛我?我說不愛。他說那好,我們走吧。在我開車門的那一剎那,他拉住了我,粗暴的親吻我。

  也許吧,從那刻開始,我們在一起了。但是什麼關係?我們並不知道。我對愛情的理解就是,做回一個小小女孩,找一個父親般的男人,照顧我,我安排好一切,疼我。這就足夠了。

  是他,他做到了。我知道他對我的愛,可我也知道他的矛盾。他曾說過,他不想把我毀了,他不能這樣,不能這樣的自私。不能不想我的將來。

  我不接受他給我的任何財物,他因為我的這樣的行為曾一天都沒給我打過電話。我不想接受他的東西,錢的原因是我怕他誤會。而他卻覺得我沒有給他面子,太不懂事了。

  他會讓我有很多的感動,這些感動都是一些極小的事情上。那晚我與他躺在床上閒聊,我對他講我要攢好多好多的錢,去報答誰誰,去感恩誰,然後又給他說我是怎么規劃以後的生活。

  他默默聽完後說,他現在的愛人一天只知道花錢,不知道掙錢,我蠻以為他下一句要說:看你多懂事之類讚美我的話。可他沒有,他說,所以,我也不準你這樣,你也要只知道花錢。我不允許你這么累。或許女人就是這樣的,在這些溫存的語言中會沉迷,但實際上我並不在乎他的錢,而是在意他說這句話的心。

  一個背後的女人?我明白這樣的關係很快會崩裂,但又不知道如何去做。

  這算是一個悲哀嗎?就是這樣迷戀一個男人對我的關心,對我的愛護,因為這些能夠填滿我心中某處的空缺。所以,我就要這樣的繼續,繼續一段沒有任何結果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