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手傻丫頭15年也不理解金牛

  這是一個很久以前發生的故事。

  男主角:1970年出生的金牛座

  女主角:1970年出生的射手座

  我是射手女,願意簡單的去看很多事情,喜歡熱鬧的氛圍,但是鍾意安靜的男人。

  認識牛男是國中一年級。上大學的時候我給那段感情定義為初戀。我跟閨蜜說,當時為了跟他上課看一本書,我常常故意忘記帶課本。

  高中的時候我給他寫了情書,這輩子第一次給一個男生寫情書,應該也是最後一次。然後是被拒絕。牛男的回信是用純藍的英雄牌墨水寫的,我哭完的時候字跡已經一片模糊。

  大三的時候我們終於在一起。因為我說了一句:如果你不喜歡我不要對我這么好。這是一個狡猾的託詞,但是我還是十分豪邁的向室友宣布歷時十一年我終於拿下了這個牛男。

  只是他明顯是沒有投入的,在我看來他只是想開始一段感情,而碰巧身邊有個我也不算糟糕。我的感覺在他三個月後像我提出分手得到印證。他的理由是他還不成熟。你說要我做你女朋友的時候成熟,現在不成熟了嗎?但是有又什麼用呢?我不喜歡黏人,大不了再哭一次。事實上我也沒有哭,我的抵禦力在大增小宇宙在膨脹。

  分開半年,大四開學後,牛男忽然態度大變,他紅著臉搓著手跟我講喜歡我的樣子讓我確信他是不知道哪根筋順了,這次是真喜歡我了。而我也喜歡他,那就還在一起吧。

  有兩個月的時間,我們在一起是瘋狂的,跟大學裡所有異地情侶一樣,每個月貢獻話費。但是我畢業的時候他透露信息想要升本,然後忽然消失。我很希望他升本,但是我更想他陪我畢業後一起在這個城市打拚。因為我覺得一起的奮鬥才是感情。

  只是這么多年,我已經知道,他會聽你講,但不會聽從你的意見。牛男升本了,我開始工作,他繼續念書。我想等兩年吧,於是勉強維持,兩年後,牛男說他要考研究生。這一次出省了。我絕對相信他的毅力,研究生就是給這種人考的。然後就是他考上了,而且是公費。

  我開始慢慢思索,他想要的到底是什麼,我在我們的感情中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角色,這份感情有沒有存在的必要。我用了很久沒有放開手。直到遇到一個天秤,我沒有和天秤男在一起,但是天秤男幫我中結了一段十五年的扭曲感情。我的初戀,落花流水一般拿走了我十五年的光陰,留下一個不明不白的句號。

  去年冬天我搬家,牛男路過我在的城市順便幫忙,他和其他幾個我叫的男生一起忙活,結束後又請大家吃飯,儼然自己是男主人的模樣。不過晚上我還是幫他訂了別的公寓。以前是我不理解他,現在是我不想理解他。

  很多年後的某一天我在一期綜藝節目中聽到房祖名講射手和金牛就是會被對方吸引,忍不住啞然失笑。

  這世上很多人對很多人感興趣,但是最後能在一起的大都是要經過時間的磨練和選擇,和最初的興趣沒有原因,因為真實感情永遠只是單行道,只願意站在自己立場的人是無法被原諒的,沒有誰原因願意被辜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