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最痴情”的蠍子傷的體無完膚

  這是一個幾年前發生的故事。

  男主角:1990年出生的天蠍座

  女主角:1990年出生的天蠍座。

  你號稱“最痴情”的蠍子。我也是一隻蠍子,一隻段數比你低很多的蠍子,被你重傷後難以自拔的蠍子。

  相識,是一次社會實踐中,外出調研,你和我都是同一組。曾經問過,是巧合嗎?你說,我是故意的,每次分組的時候你都不開口,因為你知道,作為男生,除非你主動要求,不然女生是不會主動選擇跟你同組的。而我,作為負責人,也不會去開口要求跟誰同組,所以每次剩下你我在同一組。

  工作雖然艱苦,但卻是我們認識以來的最美好的時光。一起偷懶的時候,你跟我講你的過去,家庭,學習,可是,偏偏跳過你的感情。一天晚上,你發簡訊給我,說有事情要跟我說,希望說出來我不要逃避,那就是你喜歡我。

  那天晚上,我們在外面聊到很晚,記得你說“也許是我們都太年輕了,所以很容易動心”。隔天整組人去外面玩,你還在不停惋惜我不能留在那裡陪你過七夕,“他們走了都無所謂,可是你走了就不行”。

  現在想起來,是多么令人難以置信的一件事情。當時你的她就在你身邊啊!她是後來才加入我們的。但最後那幾天裡她一直都在我們身邊的,無論開會,調研還是玩樂,她都陪著我們。最後一天聚餐時,你不停地給我夾菜,別人看了都覺得我們之間不簡單,還私下問用不用幫你做媒。那時的你當著她的面這樣做,難道不怕她心痛嗎?

  七夕那天,你一直在跟我發簡訊,說很捨不得。而後來,我才在她的日誌上看到,那天你們是在一起的。

  她說到你,問什麼時候才能讓她覺得有安全感一點。“是忙嗎?”她那樣猜測,我有點為她覺得悲哀。

  之後的我們還一直聯繫著,直到,她來找我,告訴我你們已經在一起四年了,叫我不要投入你的圈套中。我不相信,還傻傻去問你,還記得你是怎么回答我的嗎?“你根本都不信任我,在一起也沒什麼意思了,永別了。”現在我很後悔,為什麼沒有當時就跟你決裂,還很在乎地跟你解釋。我真是單純,明明被人騙了,還弄成是我對不起別人一樣。結果你“原諒”我了,一直跟我說你跟她什麼關係都沒有,是她在暗戀你。

  如果不是她把你們的照片放到空間上,你還想隱瞞我多久呢?

  在我一次次的質問下,你才跟我講,你們確實是在一起很久了,還發生過關係了。

  你叫我等,等你生日的時候就會跟她正式分手,說你為了我跟很多人吵架,也放棄了很多東西。放棄了什麼?跟我在一起,除了放棄她,我看不出還需要放棄什麼東西。結果你就這樣一直拖著我,也拖著她。在她面前說因為覺得我無辜,覺得對不起我,所以不忍心拋下我;在我面前說因為跟她發生過關係,因為她總是尋死,所以需要時間去平復她的傷口。沒有經歷過感情的我,就這樣一次次相信的話,默默的等待。要不是突然有一天開始你完全沒了訊息。我又剛好上了她的空間看到你對她承諾不再理我,我還會被你欺瞞多久呢?

  那時才發現,其實這一切的一切我都知道,只是不想去深究。一直以來,你最愛的始終只有你自己,你愛的只是和我玩笑嬉戲時的開心感覺。要不然,你不會不理會她的感受來照顧我,也不會在我感冒的時候沒有關心,在晚上快一點的時候還纏著我不讓我睡。你總是口口聲聲說你愛我,可是,當一個人真正愛著另一個人的時候,是不會置另一個人的感受於不顧的。

  你為了討好她,把我的號、電話全刪掉了。然後又背著她重新找我的時候,居然指責我為什麼要把你刪了。這樣的話你怎么也問得出口呢?當我說不是我的時候,你竟然推卸給她,說是她背著你刪除的。是嗎?如果你們真的已經成為過去,那她怎么還能用你的號碼,看你的簡訊呢?

  你總是這樣,把一切的一切都推卸在她的身上,說她耍手段離間我們。你的身邊總是有那么多“好”朋友,所以才使她在你當著她的面跟我視頻聊天的時候無動於衷。要不是你我聯繫實在過於頻密,她才不會在你的空間上宣示她的主權。這一切,你都說是她在亂說亂寫,但如果沒有真的發生過,她能編的那么真實嗎?一切都只有按照她所寫的去推斷才顯得合情合理。

  你總是問我,為什麼不主動發簡訊給你。記得你國慶來找我的時候,你說她總是發簡訊給你,打電話給你,纏著你不放,而你又不能關機,讓你覺得很厭煩。我很後怕,你們當時還在一起,居然這樣子說她。我能不擔心將來某一天你也會這樣說我嗎?現在你在外面工作,沒有她在身邊看著,所以你很經常的跟我聯繫,但是一回到學校,你又失去音信了。

  傷過後,無力去愛了。聖誕夜的我,憂傷仿佛滲進五臟內腑去,只能坐在狹小的空間裡,低低地抽泣著,我看不到未來,伸手出去,抓到一片鏡花水月,碎成片片清風,飄灑無際。太精緻的夢,醒來時傷人越深,一直不想醒的,終究逃不過。以前眼看身邊的人陷下去,也曾高傲不屑過,有什麼值得他們如此留念。到頭來自己還是躲不過,無奈放任沉淪,一天天消瘦,最後免不了肝腸寸斷。喜歡在不開心的時候轉身,不讓別人看到淚眼婆娑的一面。